井 冈 山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毛*泽东与毛远新犹如父子 告诫其读“接班人五条”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毛*泽东与毛远新犹如父子 告诫其读“接班人五条”


发布者:胡大江

http://www.chinausanews.com/?action-viewnews-itemid-10693



毛远新生于1941年2月,比毛泽*东和江青的女儿李讷仅小6个月,是毛泽民和朱旦华的小儿子。他苦难的童年是在新疆监狱里度过的。毛泽民1943年被新疆军阀盛世才杀害后,直到1945年初,在周恩来的多方营救下,张治中释放了关押在新疆的共*产党人,毛远新才同母亲回到了延安。1951年,朱旦华带着毛远新到北京来开会,会后把毛远新留在了毛泽*东的身边。从此,毛远新就一直跟随伯父毛泽*东生活在北京中南海。毛泽*东在各方面都很关心他的这个侄儿,犹如父子一般,可以无话不谈。(注释来源:《邸延生 著 《“文革”前夜的毛泽*东》 ,图片来源:资料图)





毛远新中学毕业后考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哈尔滨军事工程技术学院,学习很认真,就是不大关心政治,这一点,经常得到毛泽*东的训诫和教诲。1964年7月初,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以彭真为组长的文化革命5人小组7月4日,毛泽*东向新闻界发出指示,要求注意报道提拔新生力量。这时候,在哈尔滨军事工程技术学院学习的毛泽*东的侄儿毛远新来到了北京。7月5日,毛泽*东在中南海的游泳池家中很高兴地同毛远新谈话。图为1956年,毛泽*东的堂弟毛泽青到中南海作客时的合照。 (从左至右:李讷、毛泽青妻子庞氏、毛泽青、毛泽*东、江青、毛远新、李敏。另外的三个小孩是毛泽青的孩子)。



他问他的这个侄儿:“你看过《九评》没有?”毛远新回答说:“只看过《八评》,第九评还没有看到。”“哦,第九评也已经写出来了。”毛泽*东说,“在我的办公桌上,过一会儿你可以拿去看。”“我一定认真看。”毛远新说。“接班人的五条看了没有?”毛*泽东又问,“懂不懂?”“基本都懂。”毛远新点了点头。“这五条是互相联系不可分割的。”毛泽*东强调说。



“第一条是理论也是方向;第二条是目的,到底是为谁服务,这是主要的,这一条学好了什么都好办;三、四、五条是方法问题。要团结多数人,要搞民主集中制,不能一个人说了算,要有自我批评,要谦虚谨慎。”“这些我都懂。伯父……”毛远新问,“到底什么是‘四个第一’?‘四个第一’说是林彪提出来的,还说什么 ‘人的思想工作第一’和‘活的思想工作第一’,那么什么样的思想才叫‘活思想’?为什么在具体工作中总是抓不住?”“什么是‘四个第一’?”毛泽*东说, “知道了为什么还不抓活思想?听说你们学校政治干部很多,就是不抓基层,当然思想就抓不住。”



“那么怎样理解阶级斗争呢?”毛远新又问。“阶级斗争是你们的一门主课……”毛泽*东说,“你们学院应该去农村搞‘四清’,去工厂搞‘五反’。从干部到学员全都去,一个不留。今年冬天或明年春天就去,早去比晚去好,一定要去。对于你不仅要去参加5个月的‘四清’,而且要去工厂搞上半年‘五反’。你对社会一点也不了解么!不搞‘四清’就不了解农民,不搞‘五反’就不了解工人。这样一个政治教育完成了,我才算你毕业,不然军工学院让你毕业,我是不承认你毕业的。”毛远新笑着说:“反正到时候有哈军工的毕业证书就行了!”



毛*泽东微微一笑:“阶级斗争都不知道,怎么能算大学毕业?你毕业了,我还要给你安排这一课。”又说,“你们学院就是思想工作没落实。”说到这里,毛远新乖巧地给毛泽*东点燃了一支香烟,毛泽*东吸着烟,继续说:“你要学习马列主义,还是要学习修正主义?”毛远新立刻说:“当然是学习马列主义了!”“谁知道你学什么。”毛泽*东却说,“什么是马列主义,你知道吗?马列主义的基本思想就是要革命。什么是革命?革命就是无产阶级打倒资本家,农民推翻地主,然后建立工农联合政权并把它巩固下去。现在革命任务还没有完成,到底谁打倒谁还不一定。”



毛远新反问:“我们不是早把阶级敌人打倒了吗?”毛泽*东说:“苏联还不是赫鲁晓夫当权?资产阶级当权?我们也有资产阶级把持政权的,有的生产队、工厂、县委、地委、省委都有他们的人。有的公安厅副厅长也是他们的人。文化部是谁领导的?电影、戏剧都是为他们服务的,不是为多数人服务的。”毛远新说:“那让组织上把他们的权夺了不就完了!”



毛泽*东说:“问题不是那样简单呢!阶级敌人到处都有,有的就睡在你的身边你都不晓得。”又说,“学习马列主义就是学习阶级斗争。阶级斗争到处都有。你们学院就有。你们学院出了一个反革命知道不知道?他写了19本反动日记,天天在骂我们,这还不是反革命分子!你们不是感觉不到阶级斗争吗?你们旁边不是就有吗?没有反革命,哪还有什么革命。哪里都有反革命,工厂里怎么没有?***的中将、少将、县党部书记长,都混进来了,不管他们改变成什么面貌,现在就是要把他们清查出来。什么地方都有阶级斗争,都有反革命分子。”



“你们学院揭发的几个材料我都看了。你与反革命睡在一起还不知道。”毛*泽东继续说。毛远新“嘿嘿”一笑:“他们的脑门上又没有写着‘反革命’3个字,我怎么会知道……”“要警惕呢!”毛*泽东继续说,“你们的政治课主要是讲课,光讲课能学习到多少东西,最主要的是要到实际中去学习。你们为什么光对专业感兴趣?对马列主义不感兴趣?”“谁说的?”毛远新说,“我就对马列主义感兴趣!”



“那是你现在对我说……”毛泽*东又说,“你们学院最根本的是四个第一不落实,你不是说要学习马列主义吗?你们是什么个学法?只听讲课能学到多少东西?最重要的是要到实际中去学。”这时候,毛远新从他坐的沙发上站起身来,想再一次去给毛泽*东点烟,被毛泽*东摆手势制止了:“你老实坐下来听我讲么!”毛远新只得又重新坐下去听他伯父讲:“全国都大学解放军,你们就是解放军,为什么不学?学院有政治部吗?那是干什么的?有政治教育没有?”毛远新肯定地说:“这些都有……”



“你就是喜欢舒服,怕艰苦。”毛泽*东责怪说,“你就知道为自己着想,考虑的都是自己的问题。”毛远新争辩道:“我也考虑党和国家的事……”毛泽*东不容争辩地说:“你父亲在敌人面前坚强不屈,丝毫不动摇,就是因为他为大多数人服务。要是你还不是双膝跪下,乞求饶命了!”毛远新再次争辩道:“我才不会呢!”



毛泽*东接着说:“我们家许多人都是被***和帝国主义杀死的。你是吃蜜糖长大的,从来不知道什么是苦。你将来不当右派,当个中间派我就满足了。你没吃过苦,怎么能当上左派呢?”



毛远新保证说:“我下农村、进工厂,摸爬滚打,争取当左派……”毛泽*东点一点头说:“有希望,超出我的标准就更好。”接下来,毛泽*东又对毛远新讲起了在校学习的事:“整个教育制度就是那样,公开号召去争取那个5分。你不要去争那个全优,那样会把你限制死了的,你姐姐(你姐姐,指毛泽*东的小女儿李讷。)也吃了这个亏。就有那么一些人把分数看透了,大胆主动地去学。”



“据说某大学有个学生,平时不记笔记,考试时得3分半到4分,可是毕业论文在班里水平最高,人家就把那一套看透了,学习也主动了。就有那么一些人,把分数看透了,大胆、主动地去学。你们的教学就是会灌,天天上课,有那么多可讲的?”毛泽*东说。“不去上课还行?”毛远新说,“我们学院就是部队,是有纪律的。”“教员应该把讲稿印发给你们。”毛泽*东不以为然地说,“怕什么?应该让学生自己去研究讲稿。”毛远新说:“学院才不会把讲稿发给我们呢!”



“讲稿还对学生保密?”毛泽*东有些生气地说,“到了讲堂上才让学生抄,把学员束缚死了。”又说,“我过去在抗大讲课时就是把讲稿发给学员,我只讲了30分钟,让学生自己去研究,然后提出问题,教员再答疑。”毛远新喃喃地说:“要是你当我们的院长就好了……”



毛泽*东说:“大学生,尤其是高年级,主要是自己去研究问题,讲那么多干什么?过去公开号召大家争全优。在学校是全优,工作上不一定就是全优。中国历史上凡是中状元的,都没有真才实学,反倒是有些连举人都没有考取的人有点真才实学。唐朝最大的两个诗人连举人也未考取。不要把分数看重了,要把精力集中在培养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上,不要只是跟在教员的后面跑,自己没有主动性。”



毛远新说:“那我要是总不听老师的,还不是总要挨批评……”“所以教育要改革么……”毛泽*东继续讲道,“教改的问题,主要是教员问题。教员就那么点本事,离开讲稿什么也不行。为什么不把讲稿发给你们,与你们一起研究问题?高年级学生提出的问题,教员能回答出50%,其他的说不知道,和学生一起商量,这就是不错的了。不要装着样子去吓唬人。”



“反对注入式教学法,连资产阶级教育家在五四时期就早已提出来了,我们为什么不反?只要不把学生当成打击对象就好了。教改的关键就是教员。”毛泽*东总结道。毛泽*东和毛远新的这一长时间的谈话内容,都被毛泽*东的秘书张玉凤在一旁认真地记录下来……

查阅用户资料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