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 冈 山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周恩来谈文*化大*革命、文艺革命等(2)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周恩来谈文*化大*革命、文艺革命等(2) 于 周日 九月 09, 2012 11:36 am

周恩来谈文*化大*革命、文艺革命等(2)  

本篇文章来源于 www.xilu.com 原文链接:http://junshi.xilu.com/2012/0905/news_92_272444.html?req_id=bc4ed4ae5263584b00010ee6000012d7504bfd2eV***



7学大寨

  你们要学大寨,不一定都到大寨去。比如湖北省有刘集,江苏有新伍,山东有个下丁家,河北有个沙石峪、滚龙沟。就地取经嘛!当然现在还不普遍,还没有做到省省县县有大寨,可能性有,正在发展。今年是大旱的一年,越是旱得厉害的地方,办法越多。学毛著,学老三篇,学习主席语录,把精神力量变成物质力量。我得到大寨一个报告,说今年除去旱灾还有五种灾害,二次风灾,一次涝灾,还有一次虫灾,一次雹灾。他们七十多户八百多亩地,冲垮一百多亩,还剩六百多亩,亩产还是达到八百零六斤,超过了长江,总产量比去年仍有增加。他们发扬了愚公移山的精神,山区里用不上机械,水都是人挑的。他们果树少,副业收入少,现在正改变这种情况。越是穷的地方,越是赶的快。但是不是问题都解决了呢?你们好多是农村来的,现在农村精神面貌大变,物质情况也在大变,五年期间获得了大丰收,这样总是还不能满足需要,人口在增加。尽管提出了计划生育,你们是同意的,但人口总有增加。而且还要为备战储备(粮食),还要支援世界人民革命。

  帝国主义就是不让各国家生产粮食,让他们种植经济作物,好来控制他们,搜刮他们。比如:印度这个国家不革命是无法翻身的。越依靠外国越穷,人民就越反对他们。列宁曾寄予希望,曾预言:只要中国、苏联、印度革命成功,世界革命就差不多了。总有一天印度革命会成功的。印度革命现在是低潮,但不会不闹出革命来。尽管印度共*产党的领导多数是修正主义的,但总有一天印度革命会起来的。中国革命越强大,越能影响世界的各个国家。世界革命中心逐步转到了中国,我们要备荒。备荒不仅是克服每年不可免的灾荒,(我们国家横跨三带,亚热带、温带、寒带,有草原、沼泽、山区、平原,不可免的要产生灾害,力争逐步平衡,但还会有新的不平衡)。备荒,包含了为人民而储备,为战争而储备,还要为世界革命做出支援。

  1966。10。03 周恩来对参加国庆观礼的全国红卫兵代表的讲话

  8喇嘛制度严重妨碍民族发展,要学会统一战线的思想

  ***叛国,一九五九年就开始了,跑到印度,弄走了好些人,这些人总有一天会跑回来的。象***这样的叛徒就是要斗争。班禅其实和***一样,但有区别,要反***就得利用班禅,现在农奴的逐步解放,不能不触及到他们的利益,他就不干了,写出了万言书,反党,我们借文*化大*革命这个机会批判了他。阿沛出身于贵族,与班禅又有所不同,真正投降过来的是他,真正起作用,欢迎解放军进藏,使解放军和西藏人民有接触,阿沛立了功。在斗争班禅时,他还是站在党的立场上,当然他也有许多问题,没有交待清楚。阿沛还是西藏自治区的负责人,要培养劳动人民出身的干部成为领导干部,不是一天就能办到的。要学会统一战线的思想。

  最后咱们念几条主席语录,谁站起来领头?(群众:总理带头!总理站起来说)好,跟你们学。翻开第一页,毛主席说:(总理和大家一齐念)“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我们的方针要放在什么基点上?放在自己力量的基点上,叫做自力更生。我们并不孤立,全世界一切反对帝国主义的国家和人民都是我们的朋友。但是我们强调自力更生,我们能够依靠自己组织的力量,打败一切中外反动派。”“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认为十分重要的问题,不在于懂得了客观世界的规律性,因而能够解释世界,而在于拿了这种对于客观规律性的认识去能动地改造世界。”“共*产党员对任何事情都要问一个为什么,都要经过自己头脑的周密思考,想一想它是否合乎实际,是否真有道理,绝对不应盲从,绝对不应提倡奴隶主义。”“主要提倡顾全大局。每一个党员,每一种局部工作,每一项言论或行动,都必须以全党利益为出发点,绝对不许可违反这个原则。”

  1966。10。03 周恩来对参加国庆观礼的全国红卫兵代表的讲话

  西藏地区经历了三次大解放:第一次是一九五一年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西藏回到了祖国大家庭;第二次是一九五九年的农奴解放,平叛之后,进行了经济制度的改革,取消了农奴制度;第三次是文*化大*革命,喇嘛获得了解放。全西藏有十几万喇嘛,百分之九十已还俗,要组织这些解放出来的小喇嘛参加生产。对贫农出身的小喇嘛,要进行培养。没有还俗的,也要使他们参加对喇嘛寺的管理。

  班禅的错误很严重,但还要看一下。一九五九年***叛国,西藏在平叛后进行了经济改革,班禅当了西藏自治区的代理主任。但是作为农奴主的代表,班禅起了野心。一九六○年和六一年,他阻止喇嘛还俗,还到内地四出活动。当时,主管统战工作的李维汉、习仲勋右倾,对他无原则迁就,班禅终于在一九六二年野心大暴发,写了一个“七万言书”,暴露了他的反动本质。

  一九***年,西藏人民对班禅进行了斗争,一九六五年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对他进行了揭露和批判。因为他中毒深,交待不好,撤销了他的西藏自治区代理主任和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职权,保留一个政协常委的职务,这主要是为了给他保留一个自新的机会。毛主席教导我们:“阶级斗争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班禅的问题证明了这一点。最近你们对他进行了三次斗争,很好,我们想还是让他留在北京改造,再看他一下。

  阿沛和班禅有所不同,阿沛•阿旺晋美也是一个过渡人物,他在西藏的作用还未完全失掉。他与班禅有所不同,班禅反对政教分立,阿沛赞成我们主张的政教分立。政教分立这和阿沛等人的利益也是一致的,因为他在宗教上是没有地位的。现在他当自治区主席,也是对他的一个考验。至于他过去的问题。以及他和国外的关系问题,他能否彻底交待,这是对他的考验,我们要给他时间来交待。这次国庆让他上天安门,主要考虑是代表一方面。同时,我们安排了一个藏族同学讲了话。现在农奴主还存在,我们就要利用他,可以对那一部分人起作用,否则,他们感到没有出路就会捣乱,对国家建设不利。当然我们也不怕,这是分化他们,表示党和政府对他们仁至义尽,这也是对跑到国外的人的一种分化。从长远来看,我们的目标应该从劳动人民中去培养干部,但这需要时间。阿沛的前途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真心诚意地跟毛主席走,就有出路;一种是走班禅的老路,就会自绝于人民。我们总是要做到仁至义尽,主要看他自己。

  西藏的宗教是一个长期的问题,但政教一定要分开,喇嘛制度一定要打碎,因为喇嘛制度严重妨碍了民族发展。为什么解放前西藏、内蒙的人口逐渐减少?就是喇嘛宗教制度的影响。这次文*化大*革命是思想大革命,就是要把喇嘛制度彻底打碎,解放小喇嘛。但是,破除迷信则是长期的,迷信思想在没有新思想代替之前,是一下子消灭不了的,这是长期改造的事。现在,西藏正在破四旧,打庙宇,破喇嘛制度,这都很好,但庙宇是否可以不打烂,作为学校,仓库利用起来。佛像,群众要毁可以毁一些,但也要考虑保留几所大庙,否则,老年人会对我们不满意。

  1966。10。15周恩来接见中央民族学院干训班西藏学生谈话纪要

  9彭是高山倒马桶,臭名远扬,激起公愤

  不断地清除修正主义,“剥笋”不断出现,不断清除。出是肯定的,出来后可采取剥笋的政策,这样可以避免修正主义复辟,这就是我党当年对***的政策。一九二七年以后,***分成左、中、右派,中间的转化为右派的剥笋,但并未实现这个政策。现在用到无产阶级专政直到共产主义实现,这是发展规律。如新中国成立以来,一次是高饶事件。二次是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事件,“四大家族”是第三次了,对他们都是采取剥笋政策,修正主义不可能得逞,使我们国家不出修正主义。主席说:“他们得支气管炎,吃五十片药就消灭了细菌”。事情是两种可能,或者我们被他们打倒,或者我们剥掉他们。一种是得逞,一种是剥掉。

  想一想,不采取剥笋政策,不剥掉,不清除,我们的国家、党不知怎么样了。前后三次事件都是结合起来的,彭和高都是个人利害冲突,不清除他们,他们的阵地会越来越大,这是很危险的。

  现在世界上有些国家好象风平浪静,不采取剥笋政策,“死水一潭”是不成的,修正主义搞政变,基础是一文一武,掌握笔杆子、枪杆子,两个都占领了就动手,但最重要的是党权,彭是大党阀。防止修正主义窃取我们的党权,防止修正主义的重点要放在上边、中央、党内、国内。

  解放以来三次事件的情况形式有所不同,都是反党,反中央、反毛主席的。高饶事件是社会主义建设初期发生的,是反党、反中央、反毛主席的。…。在北京有两个司令部,是点阴风,烧阴火,是见不得人的。彭、黄、张事件发生在我们国家里遇到暂时困难、强调自力更生的时候,矛头直接指向毛主席。彭是高山倒马桶,臭名远扬,激起公愤。

  周恩来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1966。05。21

  三面红旗的问题,是口号,已经提出,不喊是错的。

  张劲夫说中央曾经谈过这事情,有这么回事。这三个东西变成并列,不符合一元论、辩证唯物论思想。总路线是主题,其它都是派生的。人民公社是个组织形式,大跃进是个速度问题。我们一形象化,就变成三面红旗。这不是中央提出的,群众有这样提法,《人民日报》选用了这个口号。这还是好的口号,是克服困难的口号。所以当时不提这事。

  主席提出并列不对,但群众已经喊出,就不变,要逐步改变。在调整巩固时期提法已有些不一样,到我在三届人大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不再这样说了,有意识的转的,但不取消。有一些口号以群众语言叫出来,当时都用上了。经过用毛*泽东思想一衡量,就要修改。

  1966。11。21周恩来对中国科学院同志的讲话

  10替吴晗辩论清官贪官的问题,都是胡说八道

-
  有人替吴晗辩论清官贪官的问题,都是胡说八道。我的祖父、外祖父是“县知事”,县知事有几间房子,不是***来的吗?父亲是个职员,三十元以下,冬天一个皮袄,不剥削是从哪里来的呢?贫下中农冬天哪有皮袄?戚本禹对我讲,你应该填职员。我才不填呢!我填封建官僚。

  (一九六六年八月三十日在接见中国科学院双方代表时的谈话)


本篇文章来源于 www.xilu.com 原文链接:http://junshi.xilu.com/2012/0905/news_92_272444.html?req_id=bc4ed4ae5263584b00010ee6000012d7504bfd2eV***

查阅用户资料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