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 冈 山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怀念毛泽*东,中国属于人民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怀念毛泽*东,中国属于人民 于 周五 十月 05, 2012 8:55 am

怀念毛泽*东,中国属于人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 富国强兵(洛.斋.白.果) [5135:24363], 08:21:41 09/08/2009:
- 论剑谈棋 豪杰尽聚 -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怀念毛泽*东,中国属于人民

作者:宇太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更新时间:2009-9-7

(注:这是五月初记录的一次师生间有关毛泽*东的深入交谈。)
  
蜜蜂:先生,有几个问题,我一直想问您的,又怕耽误您的时间,所以一直不好意思。 
 
宇太:几个月的思想交流,你已经成为我最重视的弟子之一,我所以叫你“蜜蜂”,就是有意把你同“苍蝇”区别开来。我愿意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今天晚上的时间,全部属于你,你随便问吧。  

蜜蜂:好。我是含着眼泪,读完了您的有关毛泽*东的文章,使我感到耳目一新,以往从来没有读到过这麽评价中肯、情理并重、感人肺腑的评价领袖的文章。我想知道,是什么动力,使你如此全身心地投入到评价毛泽*东的呢?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宇太:很多原因。主要的是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形势所迫,如果给中国发展定个基调,这个基调应该是毛泽*东主义,我一直以为这是最合于中国国情,也是最能使中国稳健发展的基调,显然,中国的形势发展,基调改了,不谈毛泽*东,即便是按邓小平理论来审视,中国的形势发展,也已经离谱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诽谤、污蔑、肆无忌惮攻击谩骂开国领袖的噪声仍然强大,我就实在忍不住了,如果再不救活我们的开国领袖,中国真的很危险了。第二个原因是对他人多少有些不大放心,如何评价主席,事关重大,如果不愿意执行主席的遗愿,又怎麽可能公正评价主席呢?说心里话,我不敢指望任何既得利益者公正评价主席,更不敢奢望任何体制内学者公正评价主席,因为他们容易瞻前顾后,会放不开的,我能指望中央党校的人吗?我能指望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人吗?即便让毛泽*东的某些同事评价,能保证丝毫不掺杂私念吗?抛开政治利益不说,至少,他们容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罢。我最放心的,是由中国人民大众评价主席,但是,我们的人民大众有那份心,没那份力,写东西还是有些困难的。所以,我就有些感到义不容辞了。研究毛泽*东,轮得着我麽?根本轮不到。很多吃皇粮的,吃人民税收的,体制内的,大腕儿专家多的是啊,但是,人家似乎不大屑于去研究,一定非研究不可,不是按官方改革需要去研究,就是按个人恩怨去研究,或者干脆净挑毛泽*东的刺儿,用以证明这个人是中国现代最大祸害。我受不了,就不得不研究,研究当然不能走傻瓜的路子,也不能走混蛋的路子,更不能走“摸石头过河”的路子,只能走自己的山寨马列路子,用毛泽*东的灵魂去思考毛泽*东,用毛泽*东感悟马列主义的方式感悟毛泽*东,不能只见著作不见人,也不能只见人不见心。当你觉得毛泽*东就象自己的父亲一样具体可感、活灵活现、并在冥冥之中不断为你“指点江山”的时候,也就大概进入了应有境界,因为毛泽*东做事主题向来明确,思路非常清晰,潜藏着一种内在的不可抗拒的逻辑性,使你很自然地走上并自觉地推进这种逻辑,毛泽*东主义有一股非凡的神奇力量。

目前,必须要谈毛泽*东,大谈毛泽*东,而且要全身心的去谈,近距离的谈,远距离的谈,多元角度谈,这似乎已经是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又似乎是上苍暗示给我的必须完成的一种使命。否则,我将寝食不安。  
蜜蜂:先生是有使命感的人。您认为当今世界,最具“普世价值”的,应该是什么?毛泽*东主义吗?  
宇太:从变革整个人类社会角度看,应该、也只能是毛泽*东主义。 
 
蜜蜂: 从 先生探究毛泽*东主义的过程可以表明,先生的确是马列主义者、毛泽*东主义者、共产*主义者,但作为学者或者民众,难道不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主义或者共产*主义,就是错误的吗?
  
宇太:从认识上说,应该是错误的,因为没有看透大道之理。从人权上说,不能算是错误,因为信仰什么,不信仰什么,是每个人的绝对自由,逼迫别人必须信仰什么,是践踏人权。毛泽*东为什麽准许信仰自由?因为他尊重人权。但为什麽又张扬马列主义?力主搞社会主义?因为他希望人民做主,社会进步,走人间正道。而要达到这样的目的,就必须尽量统一人们的思想,把自己的意图转化为人民大众的意图,这样,才能从自发变为自觉。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蜜蜂:既然可以信仰自由,对毛泽*东的攻击性意见,先生为何又往往不愿意接受呢?  

宇太:你不信仰毛泽*东主义,可以,我从不强求。但你攻击毛泽*东人格,我是断然不能接受的。我既然是毛泽*东主义者,就有责任和义务捍卫这个主义的本质性、完整性和系统性,不能让人随意肢解、割裂和歪曲。谈对毛泽*东的不同看法可以,有与毛泽*东不同的见解也可以,想和我公开论辩还可以,党校的、社科院的、资深的、有本事的,一块儿来,只要央视肯直播,我愿舌战群儒,只要态度端正,以理服人就行。但不能任意亵渎、侮辱、谩骂毛泽*东的伟大人格,凡心术不正、颠倒黑白、不顾领袖为人民操劳一生的钢铁般事实、恶毒污蔑开国领袖人格者,则一定是人民的共同敌人,这一点,丝毫用不着怀疑。即使把毛泽*东降到最低格,也起码得算个“民族英雄”,而一个民族,堕落到可以随意侮辱或谩骂本民族的英雄,那这个民族则一定是个缺德的民族,不成熟的民族,容易被强权利用的民族,容易被异族瞧不起的民族,更不可能是个容易有出息的民族。污蔑毛泽*东,无异于污蔑中华民族,污蔑中国共产*党及其历史作用,扼杀中国现代史,毁灭中国精品文化,实际上,就等于污蔑我们整个中国人民,其实,他们在骂了毛泽*东的同时,也等于同时骂了他们自己,只是他们不觉,因为他们狭隘、自私的可怜,实际上,他们这样对待自己的开国领袖,连有头脑的外国人特别是美国人,都会看不起他们,现在看起他们,那是假的,是暂时利用他们,就象鸠山暂时利用王连举一样,终有一天会嘲笑他们。有谁,会真心器重一个民族的叛徒呢?他们还以为自己敢骂领袖有多勇敢、多聪明,实际上是一群自作聪明的跳梁小丑、白痴,因为他们在自杀自己的未来。以我个人的观点看,即便是出于民族自尊心,哪怕是他们自己的自尊心,都不该那样做。说实话,没有任何国家,能象我们中国人这样愧对自己的开国领袖。想一想,有哪个开国领袖,能象毛泽*东那样,一个心眼儿为本国人民大众?可我们中国人,却在老人家尸骨未寒时,就冷落了他,继而全面背叛了他,背叛了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怎不让人心泪横流?难道我们中国人,良心统统都让狗吃了吗?我曾要求国人集体忏悔,我自己首先是忏悔过了无数次的,我对着主席的遗像或遗体,都曾忏悔过,因为在某些时候,我也被邪风吹感冒了,对领袖有过轻慢态度,文章里有过不敬之词。领袖的人格和伟业,我们不该再有丝毫怀疑,因为这是非常明确的东西。


   "
蜜蜂:先生对主席的认知和情怀,不是一般境界了。但是,您认为,绝对真理的东西,绝对正确的东西,不可改变的东西,会有吗? 
 
宇太:这问题很难回答,我以为,一方面,应该有,比如,数理上的一加一等于二,难道有朝一日,还有可能等于三或者别的什么麽?再比如宇宙,难道它不是时间无限、空间无限的巨无霸吗?它还会是别的什么吗?很难设想,这样的答案或者概念内涵,居然可以改变。另一方面,又很难有,因为有相对的局限性,比如哥白尼的日心说,他只是限定于现今人类可以感知的范围内,有谁敢说,宇宙里就只有哥白尼这一个太阳系,说不定的,如果还有,也未必一定是由太阳当中心的,可能是一个什么别的球体当了中心。所以,哥白尼的日心说,如果算是真理,也只能限定于地球人类这个非常渺小的范围之内。地球人类必须有自知之明,地球人类还非常无知,面对宇宙,很多事情,极有可能都是自作聪明,目前地球人类的许多定论,未必统统都具有宇宙意义上的“绝对”性质。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蜜蜂:如此说,毛泽*东主义,也注定不会是万能的,绝对的,永恒的,不可改变的?我可以这样理解吗?
  
宇太:完全可以。从实用角度看,毛泽*东主义是帮地球人类推进共产*主义的,到了共产*主义,它的实用使命就完成了。但作为一种文化,一种精神,他会象幽灵一样,沉淀在后续人类的意识里。在人类正史,即共产*主义到达之前,这个主义的基本理论内核是正确的,但也不是绝对不可改动的,绝对百分之百的照搬照抄,是错误的。因为社会在变化,人类在变化,人心在变化,可接受方式也在变化。所以,在从根本上不丢失毛泽*东主义内核的基础上,根据当今社会的客观需要与当今人类的生存特点,完全可以使毛泽*东主义更具有现代气息,更新潮,更潇洒,更迷人,更具有杀伤力,更切合实际。发展和创新毛泽*东主义,是现代毛泽*东主义者、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者,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但只能叫毛泽*东主义,不能叫新毛泽*东主义。因为毛泽*东主义还并不老,还好使,即便老,也是老当益壮。目前世界是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假和谐、真对立,用毛泽*东主义解决这个问题,恰如其分,搞新毛泽*东主义,容易偏离。所以,不要搞,至少现在还没必要搞,不到时候。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蜜蜂:看来,先生也并非认为毛泽*东就是完人了?没有任何缺憾的了? 

 
宇太:我从来没有这样认为过,在我看来,毛泽*东虽然是近乎完美的人,但终归还是有破绽的。我为什麽经常强调“欲速则不达”这句话?如果一定要寻找个错误,毛泽*东也只能说是犯了“欲速”的错误。他说,“多少事,从来急,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他急呀,恨不得明天,这个世界就彻底改姓为人民大众,他老人家,真的是太急了呀。可是这个“错误”,又从另一个侧面,折射出他咄咄逼人的伟大心灵美。虽然行动上不可效法,但其精神大可以吸收啊。说毛泽*东这错误那错误,统统都是站不住的,不够准确的。至于说到毛泽*东的封建色彩,就更不能算错误,那时中国人有一个算一个,谁没有封建色彩?几千年的封建文化熏染,有谁能一下子彻底根除染色体呢?许别人有封建色彩,就不许领袖有封建色彩,讲理不?别人有封建色彩算正常人性,领袖有封建色彩就是“ 暴 君”,哪有这个道理?其实,领袖的封建色彩已经很淡了,因为他一直在自觉消除来自封建主义文化、资本主义文化的不利影响。而有些所谓“封建意识”,他是断然不能够消除的,人民也不希望他消除,社会现实也不准许他消除。想一想,让别人说了算,人民放心吗?想一想,关键时刻,他不说了算,谁说了算?别人能取代他吗?别人有他的境界吗?有他那份公心吗?具备他的大爱吗?他想省心,并不想一直“说了算”,一直都想尝试着退下来,可具备了这个条件了吗?一退,方向就要偏离,他敢放心吗?能放心吗?真理在很多时候,是掌握在他一个人手里的,毛泽*东的很多无奈,就在于他这个“少数”,许多时候不得不迁就于“多数”。所以,必须根据当时的现实需要,理解领袖心意,不能随意或抽象的曲解。说一千,道一万,毛泽*东的致命“错误”,就是太强大、太超拔、太真理、太正道,太执着,太博爱,境界太高,简直不给营私者以任何空间和余地,举世罕见,难以适应,使某些人望尘莫及,既敬之远之又恨之,甚至多年不向他报告工作。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蜜蜂:我觉得,毛泽*东这个人很复杂,如果仅从某一个方面判断,肯定会挂一漏万的。

  
宇太:是这样的。但如果捋出几条线,就大致清楚了。比如他吸收的文化,主要是三方面:一是中国传统的正宗文化,包括二十四史、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唐诗、宋词、元曲等等;二是外来的精品文化,以马克思恩格斯主义、列宁主义为主,主要集中于哲学、社会科学方面;三是一些民间文化,即在野文化,诸如野史、演义、传奇、小说等等。实际上第三类文化对毛泽*东的人格形成,是起了重要作用的。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蜜蜂:请先生就此给我点播一下,好吗?  


宇太:比如四部古典,对毛泽*东就有很大影响作用,他看书比别人反思深刻,看红楼,他会反思破产倒闭问题,看水浒,他会反思投降招安问题,这是大的方面,从小的方面说,每个人物的优缺点,都会对他打造自己发挥作用。诸如,贾宝玉的不拘正统、孙悟空的不惧天庭、鲁智深的嫉恶如仇、曹孟德的文韬武略,在他身上都有折射。单说三国人物,诸葛亮的运筹帷幄分天下,周瑜的英姿勃发保东吴,陆逊的冷静观察寻战机,邓艾的吃苦耐劳同士卒,乃至张飞鞭打督邮,夺占古城,但却义释严颜,在他的军事生涯中,都有反应。其中武圣关羽的美特质,在毛泽*东身上更是显而易见,诸如傲上不傲下,对官严对民宽,压强扶弱,藐视华雄、颜良、文丑、庞德这些庞然大物或“纸老虎”,却感恩于黄忠而刀下留情,不与孙权结为亲家,却以周仓为“好兄弟”,而重庆谈判,则完全是现代版的“单刀赴会”。  


蜜蜂:还是先生看的到啊。记得先生在“乌有”演讲时,总结了毛泽*东人生的三个特点,很精辟,我至今记忆犹新。  


宇太:应该是四个特点,有一条我没讲,因为需要的时间太多,没敢提出来。这一条,就是事业的开创性。  
蜜蜂:能先简单给我开个小灶吗?  
宇太:你是高级知识分子,不比别人,一总结就有了,所谓事业的开创性,内容非常多,军事方面、文化方面的开创,我们这里暂时从略,仅从政治方面看,可集中体现在7个方面: 
 
1、锁定井冈山,以“星火燎原”方式,夺取政权;  
2、创造群众运动,以“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方式,巩固政权;  
3、倡导“斗私批修”,以“激发人性善,限制人性恶”方式,开一代社会新风;  
4、构建“三个世界”,以苏秦的“合纵”方式,统一对抗世界霸权美国和苏联;  
5、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迅速奠定工业基础,让原子弹上天;  
6、以“改良”方式,从速完成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对解放台湾,提出“一国两制”设想,对欧美,提出可以学习其长处,特别是与苏联断交、关系紧张后,逐渐把目光投向美国,继而又引来日本、欧洲的拜访,及时打破了坚冰,表现了审时度势、灵活机动的战略家眼光;  

由此可以看出,他在弱小时,往往力主革命,从不抱有幻想;他在强大时,往往力主改良,力求不战而驱人之兵。  


7、尤其是***,绝对是一个惊世骇俗的伟大创举:  
对现实政治来说,是巩固政权,防止大复辟;  
对党的干部来说,是一次大“涅槃”;  
对人民大众来说,是一次大“拉练”;  
对人格等级来说,是一次大换位;  
对文化结构来说,是一次大洗牌;  
对国人传统人性来说,是一次大震撼;  
对未来反复辟来说,是一次大预演;  
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来说,是一次大启蒙。  
这样的政治构思与大胆实践,也只能产生于毛泽*东这样的革命现实主义与革命浪漫主义有机结合的大手笔与大气魄。  


蜜蜂:您还提出了“毛泽*东主义的社会主义”概念,您的意图是什么呢,难道有特别意义吗?  
宇太:我所以提出这样一个概念,是企图把毛泽*东主义的社会主义,与别国的社会主义区别开来,因为别国的社会主义,都不如毛泽*东主义的社会主义更纯洁、更规范、更合于社会主义的本质,这取决于领袖的大境界,所有社会主义国家的领袖,都不如毛泽*东境界更高迈澄澈,更大公无私,更高瞻远瞩,更博大精深,更明察秋毫,尤其是,他丝毫不留恋个人享受与个人特权,因此,任何国家的社会主义,都不如毛泽*东主义的社会主义,更为纯粹,也就成了必然。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蜜蜂:看来先生的确有自己的良苦用心,那么,您认为“毛泽*东主义的社会主义”,基本内容是什么呢,能简单总结一下吗?  


宇太:毛泽*东主义的社会主义,是自成一家的,结构严谨的,内涵明确的,大体可以分为以下几个方面:  
1、毛泽*东主义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2、毛泽*东主义的社会主义政治观;  
3、毛泽*东主义的社会主义经济观;  
4、毛泽*东主义的社会主义文化观;  
5、毛泽*东主义的社会主义人才观;  
6、毛泽*东主义的社会主义道德观;  
7、毛泽*东主义的社会主义世界观。 

 
一句话,毛泽*东要干的,是最货真价实的社会主义。他试图以最快的速度尽早论证,社会主义注定优于资本主义,并试图尽快将社会主义运动推向整个世界,掀起国际共运史的新高潮。遗憾,毛泽*东的“大愿”没有实现,因为他要承揽的工程,都是及其浩大而纷繁的,就象他作诗一样,都是大手笔,难度系数太大。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他真的有些累了,累的性质,是另一类,与周总理的累,完全不同。 
 
蜜蜂:先生,您认为,毛泽*东与其他领袖人物,包括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的领袖人物,素质差别在哪里呢?  
宇太:咱最好不谈国内的,犯忌讳,只谈国外的。看全面素质,其他社会主义国家领袖人物,同毛泽*东比,都相差很远,铁托算是有血性的,金日成、霍查只能算毛泽*东的二流学生,齐奥塞斯库不值一提,这人根本不上档次,太自私。包括斯大林,甚至列宁,也很有差距。有人把斯大林和毛泽*东看成一类人,错,斯大林没有任何地方可以比得上毛泽*东,他的最长处是打仗,也远没毛泽*东打得好,打得神,打得精。列宁最伟大,但也不如毛泽*东,论武的,仗打不过毛泽*东,论文的,诗文写不过毛泽*东,这是起码的,也是明显的。其他方面,毛泽*东至少不比列宁差。就说主义吧,列宁主义和毛泽*东主义,都是在马恩主义革命理论指导下产生的,采取的革命方式不同,列宁是用阿芙乐尔的炮声,直接攻占冬宫,夺得了无产阶级政权,毛泽*东是用井冈山的星星之火,烧遍全国,夺得了无产阶级政权,两者各有千秋,平分秋色。夺得了无产阶级政权以后,在继续革命的理论方面,我以为毛泽*东的东西比列宁的东西要丰满的多,实在的多。两个人的理论体系,就其多元性、系统性、完整性、理论性、哲学性、实用性、普世性等多方面看,毛泽*东主义绝不在列宁主义之下,以我个人看法,应该是优于列宁主义。马克思恩格斯主义是母体,先后生了两个孩子,老大是列宁主义,老二是毛泽*东主义,不能以大小论高低,不能以先后论优劣,这是错误的,贾政是老二,比老大贾赦高明,李世民也是老二,也比老大李建成优秀。大小、先后是一回事,是非、好坏又是一回事,两者不能混为一谈。我们中国人有个坏习惯,总是把大小、先后和是非、好坏挂钩,谁是大的,谁就是对的,就是好的,所以,总也摆脱不掉“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无聊阴影,所以,一定要使出浑身解数往上爬,以便达到压住任何人的最高境界。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但必须肯定,主义有连续性、承接性,列宁主义的存在,对毛泽*东主义的出生,有助产作用,这是不能否定的。  

我个人认为,对于推动人类社会尽快进入正史来说,毛泽*东主义,才是最好的主义,最有普世价值的主义。  

蜜蜂:我认为,世界上的社会主义国家有差别,固然与领袖人物的素质有关系,但本质差别很可能差在道德境界上。  

宇太:有道理。我写过《大道德毛泽*东》,你是看过的,毛泽*东一生追求的,是“道”,是大道,是正道,是恒道,是“常道”。其他某些领袖呢,则总不免有些追求“欲”或“利”,差别太大了。实际上,真假社会主义的分水岭,就在于是取“道”还是取“利”,前者必定真正落实社会主义,后者则极容易拿社会主义当幌子。“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即便是在领袖层或伟人层里,同样也会有“君子”或“小人”。那些“喻于利 ”的“小人”,怎么可能真搞社会主义呢?人的本欲、人的信仰、乃至要搞的主义,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一个领袖人物,人格上都保证不了,和普通百姓比,思想道德并没有太大的超越,又怎么可能造就出对人民大众最有利的主义呢?只能寻找最有利于自己和家私的主义。“见小利则大事不成”,大多领袖无法彻底摆脱“见小利”的局限,所以必然“大事不成”,所以搞不成真正的社会主义,现在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权,还有巴黎公社的丝毫性质吗?公共权力演变为私家权力,公共财产演变为私人财产,公共文化演变为贵族文化,他们垄断了政治、经济、文化,同样要当老爷,同样要高高在上,同样要享受荣华富贵,完全丧失了“人民公仆”味道,有的甚至比资本主义国家官员还特权、还腐化,这就给宁要资本主义不要社会主义的人,提供了把柄和口舌,为彻底甩掉社会主义提供了实事根据。不是吗?你比资本主义还腐朽没落,为什麽要你?所以,社会主义倒霉,就倒在这些领袖人物素质低,私心重,图个人享受,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上了。列宁为什麽能搞好社会主义?毛泽*东为什麽能搞好社会主义?有许多人为什麽搞不好社会主义?水平能力是次要的,道德境界是主要的。同是“大事”,毛泽*东头脑中的“大事”,和其他某些领袖们头脑中的所谓“大事”,是不一样的。他们那些人,大抵不过伟大的“井底之蛙”,见识还小,憧憬还近,目光还浅,所以“出手不高”,只须“见小利”,便以为“大事”成矣,又怎能准确理解毛泽*东浩瀚博大的精神世界呢?他们对毛泽*东的揣摩,有很大的局限性和主观性,甚至颇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酸涩味道。 


蜜蜂:透彻。先生怎么看中国历史上的政治,我想对此您一定很有感慨。 

 
宇太:是的,你又引出了一个很值得谈论的话题。我在上世纪80年代就说过,“中国历史政治是最肮脏的东西,高度集中了国人人性的体面丑陋”,现在已成了那里的口头禅,被简化成“老尹讲话,政治最肮脏”。听到我这句话,你就会理解,我为什麽坚决不入党、不做官了。但你不要学我,官,还是要做的,与其让坏人做,不如自己做,要进入,不要躲避,学我是不会有大出息的,假定我是一方长官,我相信我那一方百姓,不敢说多幸福,至少不至于太痛苦,因为百姓痛苦我会睡不着觉。遗憾,而今我只能作清谈博客,即使用良心说出一大堆话来,也不如人家一个随意的流水日记响彻中华大地,我呼吁我的读者太少了,我似乎太自怜自恋了,会有人误以为我吃醋了,我大脑缺钙呀,犯得着吃那号人的醋麽?我是可怜属于人民的声音太微弱了,区区宇太,又算得了什么?不过,这倒促使我全方位综合看问题,有一种强大的邪恶势力,已经形成了多侧面的统一体,正向我人民大众全面压过来、压过来,他们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使我们本来就可怜的生存空间,被挤压得越来越狭小,而我们,才刚刚感到窒息。 

 蜜蜂:先生,我感到不好受,您也要保重自己啊。 

 
宇太:你要活得好些,实惠些,上等些,档次些,就必须进入属于他们垄断的无聊体制,不可爱也得爱,哪怕假装爱,不爱就只能打光棍儿,过孤苦日子。总之,你想好,想当人上人,必须先给他们当孙子。于是,许多当代宋江们,经不住体制诱惑,开始给高俅们溜须拍马,到“李师师”们那里走后门儿,挤入体制,接受“招安”,成为鹰犬,帮助剿灭方腊革命队伍。也正因为总是如此,糟糕的体制就不断的增强着生命力和吸引力,无休止的繁衍着,繁衍着,象一条打不死的长蛇,没完没了的蠕动着。现在的不少地方官,都有黑老大性质,搜刮民脂民膏,再赏赐给自己的狗腿子,维护自己的统治,跟当年的蒋介石靠赏赐下属利益维持统治一样。我感到世道彻底变了,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对不上;理论与实践,对不上;婊子与牌坊,对不上。这是中国有史以来,最为独特的社会现象,也是世界奇观。 

面对这样的恶心世界,宇太只能做一个孤独的思想者,他已别无选择。真正的共产*党人,他们仍然是人民大众的希望,也是主席与革命烈士们热盼的忠诚守卫者。我永远敬重他们,他们虽然没有实权,但心仍是红的,和人民大众心照不宣。 

蜜蜂:是的,先生能看到这一点,真让人高兴。 
 
宇太:我们要泼掉的是脏水,不是人民的孩子。 
 
蜜蜂:先生忠肝义胆,如此高人侠客,难道就真的终生孤寂归隐?  

宇太:容忍孤寂,是一种境界。请不要把我看得过高,我有些害怕,不好做人。其实我很丑陋,对中国人民,一向没啥用处,我曾公开声称,我是阿Q。现代最具典型化能力的文人鲁迅,把那时的国人总体人格定格为Q,是及其精妙的,我身上照例流淌着Q的浑浑噩噩之血。鲁迅为何给笔下人物叫阿Q?“阿”是词头,有怜爱之意,阿姨、阿哥、阿妹,是吧?“Q”是X、Y,未知数,代表任何人、所有人,“Q”还是梳着长辫子的人头,你瞧我这辫子,依然死死缠着我的脖子,让我喘不过气来,只不过,是稍微清醒了一点点的Q,至少,我被砍头时,不会在乎画圈儿圆不圆了。  

蜜蜂:认识到自己是阿Q的人肯定不一般。也只有先生您这样的智者,能懂鲁迅啊,正如只有鲁迅,才能从历史中读出“吃人”来,那么,以先生看来,毛泽*东对中国历史的政治,会是什么态度呢?  

 
宇太:主席的人生证明,穿透丑恶历史政治的毛泽*东,极度反感政治肮脏的毛泽*东,具有强烈破旧立新意识的毛泽*东,一直都打算彻底击碎这一糟糕的格局与恶性繁殖,但面对浩瀚的私心大海,面对巍巍的精神垃圾大山,面对成千上万只苍蝇的习惯依附,他几乎使尽了一切招法和浑身解数,却仍不能赢得他满意的应有效果,他心力交瘁了,终于极不情愿也极不放心地含恨离开了我们,我经常听见导师在冥冥中不甘心地呐喊:
“面对中国与世界,我毛润之死不瞑目,我要再活一回,同最强大的邪恶世界顽抗到底,一决雌雄,拼它个鱼死网破”。 

蜜蜂:您的意识活动,真的是太神鬼莫测了。对了,先生还写过一篇《大孤独毛泽*东》,通过今天 和 先生交谈,对主席的“孤独” 和 先生文章的深意,似乎理解更深了。看来,先生对主席评说的每一句话,都有深厚的理性基础和感情基础。

宇太:或许是罢。主席的孤独是必然的,孤独者最理解孤独者。当百分之九十九点九都是自私的,只有百分之一是大公的,这稀缺的百分之一,岂能不孤独?一切都原发于公与私,导师早就看透啦。“要斗私批修”,说给谁呢?警告谁呢?看起来只是五个通俗音节,你知道里面蕴藏了多少导师的热望与理念吗?懂得深意了吗?这就是我们的导师,他的每句话,都不是上下嘴唇随意碰出来的。林彪说主席的话“一句顶一万句”,是瞎说吗?不是的,林彪是聪明人,是有脑子的。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想想看,导师的革命目的,绝对和一般人是不一样的,境界比他人高出几倍的,内心涌动的是无限风光的人民世界。谁知道别的人革命是为了什么呢?不管为了什么,只要愿意革命,就需要形成统一战线,这是老人家一向的斗争策略,革了一回命,完成一次任务,再革下一次嘛,哪能一下子解决所有问题呢?如果此时解决不该解决的问题,队伍如何壮大?统一战线如何形成?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于是,他建国后才开始进入了第二战略,继续革命,因为革了敌人的命,还没有革自己队伍人的命,解决了国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人的问题,尤其党内存在一些私欲熏心的中共干部,只想自己坐天下,只想尽快享受荣华富贵,怎么可能为人民服务呢?又怎么可能干好社会主义呢?毛泽*东的大境界,再一次大大超越了他人,出人意料,使人不理解,使人措手不及,使人美梦破产,并开始暗恨于他。从那时起,他就已经孤独了。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毛泽*东,他能不孤独吗?可能不孤独吗?孤独是他的天性,孤独是他的选择,孤独是他的必然。他为什麽不得不只为他人论功行赏,而自己定要置之度外?他为什麽不得不给别人颁发帅印,而自己坚决不穿大元帅服?叶群吵着闹着要设“国家主席”,他为什麽坚决不设?他为什麽在粟裕不断辞帅后破口大呼曰:“难得粟裕,壮哉粟裕”?他内心的感慨已经脱口而出:“共产*党人是为了人民打天下的,不是为了论功行赏的,不是为了个人加官进爵的,不是为了个人享受荣华富贵的,如果这样,和封建社会的朝代更新后,大封功臣、分封诸侯、瓜分利益,有什么两样”?不要说大元帅,如果不当主席,也可以照样从事他的事业,他可能连主席都不肯当,他是个重实际忽略名分的人,一个与“低级趣味”决裂了的人,一个要打破传统陈规、创生新国民人格的人,一个要开一代新政的人,任何陈腐的私欲都会使他感到恶心。人家都想要的东西,他都不给,能做到麽?它限制了多少大官的“幸福”啊?他骨子里厌恶那一套啊。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还不清楚么?为了向人民交上高分考卷,为了向世界论证中共的精美特质,他从此时已经和许多陈腐的东西彻底决裂,并义无反顾地踏上了心灵孤独之旅。没几个人能真正理解他,因为相去太远。 
 
迷恋啄食的一群燕雀呀,安知雄鹰搏击高天之志?自以为辉煌的萤火之光呀,又岂能懂皓皓明月之心?  
蜜蜂:毛泽*东真的是太崇高了,先生您,理解的也十分透彻,真的不能不让人感动。这对任何人的心灵,都会有洗礼的作用,提升的作用。  

宇太:谢谢蜜蜂理解。遗憾啊,伟人中的伟人,终究斗不过浩瀚的私心杂念,也扭不过生命的客观规律,他终于含恨而去了,并在走前不得不大胆的抛出了一个“文革”,把意犹未尽的恢宏希望,寄托给了他朝思暮想着的人民大众,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彻底更生的人民大众。可悲啊,老人家一生为之奋斗、并一生为之担忧的事情,居然很快就发生了,亿万苍蝇,再次拥吻并寄生于垃圾大山。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蜜蜂:先生,请您不要过于伤痛,一定要保重,因为您的思想反映了人民心声。要相信,中国人是有良心的,会觉悟的,而且正在逐步醒悟。我相信最广大的普通党员干部是没有彻底变质的,即使在领导干部层,也是有不少人还心存正义。  

宇太:还是好好学学毛泽*东罢,他的文化精髓、思想精髓、治世精髓,人格精髓,才是真正的超高级营养。不潜心彻悟,拿想当然的一套做事,靠不住,拿外来的生冷食物给人吃,也要坏肚。记住,富即穷,穷即富,有即无,无即有,要懂得大道之理,不要用此生富有购买万代骂名,不要培养孩子当衙内,衙内不会有好下场,看见高俅儿子的下场了吗?共产*党干部,要积德,高级干部,要积大德,他们似乎聪明,其实是糊涂,不懂人生真谛,他们挣来了大量的货币数字,但也同时引来了“千夫所指”,他们正在为自己累积着永恒的骂名,他们的子女也将在人民的唾液中慢慢溺死,这种遗臭万年的恶性循环,必将使他们的后代子孙进入精神恶魔导引的鬼道。看吧,毛泽*东虽一生两袖清风,干干净净,通通透透,但却紫气东来,祥云缭绕。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元首象他那样穷,但也没有任何元首象他那样富有,他用自己的生命,铸造了一个最大民族的精魂,他用自己的心血,给人类洒下了万代流芳。他所给子子孙孙留下的,比几千个亿、几万个亿,还要值钱啊。贪官污吏们啊,你们总是贪婪的得、得、得,但你们却忘了不得不失,大得大失的基本道理。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放心吧,我似乎看到了光的闪,听到银幕上居然有人朗诵革命烈士的诗文了,李铁梅发誓要当“革命后来人”了,而本山的大品则不断以“不差钱”的反语,倾诉着“差钱”百姓为活命不得不忍痛认“老爷”,不得不被“老爷”“领上道”,而且是“溜光大道”的无奈,揭示了电视人的肮脏交易内幕,并假以“报复你”、“死后也忘不了你”、“感谢你八辈儿祖宗”等口误,喊出了对“毕福剑”们的咀咒。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我说这个,只是想告诉你,我并不完全缺乏乐观态度。当然,我不会盲目把这微弱之光等同于未来现实,我需要冷静观察,我渴望人们彻悟大道之理。

  
好了,蜜蜂,太晚了,我们今天就到这里罢。

  
蜜蜂:先生晚安,保重,再见。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 乌有之乡 http://www.wyzxsx.com



查阅用户资料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