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 冈 山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顽石:声讨薄熙来 !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顽石:声讨薄熙来 ! 于 周五 一月 11, 2013 3:26 am

顽石:声讨薄熙来!

来源:
作者博客
| 作者:顽石 | 点击:7601 |

17条评论|
时间:2013年1月10日 19:21
















声讨薄熙来
顽石

薄熙来倒下了,他的案件已经进入了司法程序,估计过不了多久薄就会被绳之以特色社会主义的法律。在主流一片倒薄声中,我也凑个热闹,跟着来声讨薄熙来。



鲁迅先生说过,刚猛的拳师,决不再打倒地的敌手。可我不仅体格欠刚猛,而且人格也不怎么独立,所以趁薄倒地之机再踏上一只脚,也就是顺势而为,顺理成章,
反正我流的就不是什么道德的血液。但我既没有在罪行累累罪大恶极罪恶滔天罪不可恕的薄熙来身边工作过,也没有在薄熙来治下的水深火热的大连、民不聊生的重
庆生活过,所以,我无法知道他***受贿的具体情况,也不知道他和哪些女人保持了不正当的性关系,我只能从自己的切身经历和薄熙来给过我的种种伤害来声讨
他。


315日
下班后,我径直去商店买了两包烟。戒烟多年的我坐在小区池塘边的长椅上点燃了烟支。香烟,一点都不香,还呛得我直咳嗽。抽完一支,又点上一支,一支接着一
支,就这么抽着,有的两三口就狠狠地抽得只剩下海绵头,有的点燃了就没抽过,有的烧着了手指才知道已经燃完……这天夜里,在池塘边,在书房,我整整抽了两
包烟。自此,死灰复燃,改正归邪,我又抽起了烟来。此刻我一边打着字,还一边抽着烟。是薄熙来,让发誓不再抽烟的我又陷落在烟雾重重中,不能自已,无法自
拔,我当然要声讨他。


还是3.15,
从下午到黄昏,从黄昏到子夜,从子夜到第二天清晨,接过来,打过去,我和一些朋友就是在电话中度过的。愤怒,哀鸣,哽咽,抽泣,沉默……我在这头,他、
她、他们在那头。是薄熙来,让我和我的朋友熬了最漫长的黑夜;是薄熙来,让我们在煎迫中眼睁睁地等来的是一个凄风苦雨的黎明。从那以后,我的电话多了好
多,为此我付出了比以前多几倍的电话费,经济蒙受了惨重的损失,我有什么理由不声讨他?


一向好吃好睡的我,从3.15之
后,吃则味同嚼蜡,睡则辗转反侧。不管是粗茶淡饭,还是美味珍馐,也不管是和家人同吃,还是偕朋友共饮,我再也吃不出米饭的甘甜,再也品尝不了佳肴的精
美,再也没闻到茗茶的醇香。多少个夜晚,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甚至躺下又起来,起来又躺下,嘴里数着一串数字,心里念着一个名字,睁眼看到的是一个寂寞的身
影,闭眼又看到了一座落幕的城市。是薄熙来,令我失去了让人羡慕的胃口;是薄熙来,让我饱尝了失眠的苦涩。我不声讨他声讨谁?



过大连观光,到过重庆旅游,那里的愚夫愚妇一直被薄熙来深深蒙蔽,他们不管别人怎样评说,只是一个劲地夸薄书记好,很多人情动于中,说得眉飞色舞,简直把
他们生活的城市描述成了人间天堂,让我这个只能到彼一游的外来客羡慕、嫉妒甚至愤恨不已。同在蓝天下,凭什么我生活的地方就不是那个样子?比较之下,我产
生了无穷的失落,增添了无尽的烦恼。你说,我应不应该声讨他?


3.15
后,我声讨过岳飞、袁崇焕、谭嗣同。对岳飞同情下层劳动人民,不和赵构、秦桧同流合污,不与金国暗通款曲,以致自寻死路的做法表示了强烈的谴责;对袁崇焕
不和明思宗、温体仁保持高度一致,擅自杀害黑社会保护伞毛文龙,以大明长城自居誓与清兵周旋到底的愚蠢行为给予了无情的揭露;对谭嗣同锐意革新,勇赴国
难,特别在临死前还高呼“敢同恶鬼争高下,不向霸王让寸分”“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的可笑举动进行了有力的鞭挞。岳飞、袁崇焕、谭嗣同一向为
忠义之士所敬仰,是薄熙来,害得我颠倒美丑,践踏崇高,留恶名于博客,招骂声于同侪
,醒悟过来的我怎能不声讨他?


薄熙来曾经让很多人燃起了希望,可他又让许多人痛彻心肺地感到失望甚至绝望。他来不及挥一挥衣袖,作别西天的云彩,就黯然转身,从此天涯孤旅,无数被他迷惑的弱者再也找不回昔日的宁静。鲁迅先生说:“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了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薄熙来同样让一些人充分感受到了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我就是要代表这些人来声讨他。

许多领导尤其是高级领导在薄熙来任上去过重庆,都曾对重庆的变化表示了充分的肯定,包括人民日报、央视在内的主要媒体也对重庆的新政进行了热情的颂扬。可3.15之
后,肯定过重庆的领导要么保持缄默,要么反戈一击,而颂扬过重庆的媒体则无一例外地成了批评揭露重庆的急先锋。这些戏剧性的变化,使得党在人民中的威望降
至了最低点,使得肆虐我国的信任危机进一步加深。寻根究底,给党造成这般损失,给国家带来如许灾难,都是薄熙来的罪过。因此,作为普通的党员我也应该毫不
留情地声讨他。


我还可以寻出一千个一万个声讨薄熙来的理由,我不仅现在要声讨他,以后还要声讨他,我不仅自己要声讨他,还要和很多人一道声讨他,直至我不能再写文章,不能再说话,不能再思想。生命不息,声讨不止。

2013.1.10

查阅用户资料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