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 冈 山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江青冤案必将得到平反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江青冤案必将得到平反 于 周五 二月 01, 2013 5:41 am

江青冤案必将得到平反


http://www.chinausanews.com/?action-viewnews-itemid-12049


2012.12.28博讯网 中国证卷投资者维权委员会

江青在特别法庭的最后陈述: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投降叛变,授人以柄。要害问题,两个纲领:以阶级斗争为纲,纲举目张,继续革命;以三项指示为纲,以目混纲,修正反动。穷凶极恶,大现原形。掩盖罪恶,画皮美容。树立威信,欺世盗名。标新立异,妖言惑众。弥天大谎,隐瞒真情。偷天换日伎俩,上下其手劣行。张冠李戴强加,移花接木暗中。转移人民视线,栽赃嫁祸他人。推责盗誉缺公,妄图洗刷臭名;罗织诬陷中央文革,迫害灭口有关知情。只手难掩天下耳目,笑修正主义螳臂之辈。推动世界的动力,乃是人民大众英雄......

临场短赋,言简意赅,犀利匕首,寒光凛冽,实乃视死如归的英勇之作,光华灿烂真理之作。

毛泽*东的学生、战友、妻子江青,是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重要成员。江青是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急风暴雨中,在大气磅礴的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阶级斗争的急流暗礁中,在反对现代修正主义的生死搏斗中,在
捍卫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纯洁性的反复较量中,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腥风血雨中——在这些或者枪林弹雨,炮火连天,或者心战为主,笔卷风云,或者默默无闻,甘作无名英雄,或者威武雄壮冲锋在第一线,或者意识形态上肉搏,或者政权建设中斗争的,既严酷惨烈又尖锐复杂的,长达近六十年的斗争中造就出来的优秀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伟大的马列主义者,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杰出的戏剧家,无产阶级***的伟大旗手。

江青的成长道路,照耀着中国共产*党和毛泽*东思想的光辉,是党培养教育了她,是毛泽*东主席、毛泽*东思想培养教育了她。这位一九一四年出生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一九三一年在青岛开始接受马克思主义,一九三二年底成为中共地下党的预备党员,一九三三年一月转为正式党员,标志着她从一个叛逆的女性向自觉的共产主义战士的重要转折。在以后的革命政治实践和革命文艺实践中,她不断地改造自己的世界观,加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学习,用无产阶级革命理论武装自己的头脑,从未停止过革命的步伐。江青在党的怀抱中,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身边,吮吸着革命的乳汁,一步一个脚印的、坚韧不拔的、一往无前的成长为无产阶级革命家。
江青的成长还由于通过了地下革命斗争的考验。无论是在青岛地下党领导的各种斗争活动,还是在上海深入工人群众,参加戏剧、电影的演出,她都以一个革命者要求自己,都保持了一个革命者矢志不渝追求伟大理想的崇高情操
江青的成长由于通过了延安时期和建国后的复杂斗争的考验。从一个追求革命的女性、普通的中共党员,变为中国共产*党缔造者、全国革命人民的领袖毛泽*东的夫人,这是一个重大的考验;从跟随毛主席转战陕北并勇往直前参加建国后的意识形态斗争,特别是参与发动和领导了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这又是一个重大考验。在这些考验中,背叛革命理想、贪图荣华富贵者有之,不分是非的糊涂虫有之,抛弃马列主义的“聪明人”有之。而江青,是暮色苍茫中的劲松,高大、挺拔、百折不挠,不向锦衣玉食的“皇后”宝座低头,不被造谣中伤吓倒,不因阿谀奉承而转向,不为威逼利诱而屈服。江青是战士、是冲锋陷阵的旗手。

江青的成长更由于反革命政变后的十五年铁窗生涯而铸就了她真英雄的伟大形象。面对着铺天盖地的、被资产阶级小丑们挑动起来的批判、声讨、控诉,江青象巍然屹立的泰山;面对着无休止的、以污蔑造谣为能事的审讯,江青纯洁高大,如玉树临风;面对着政变爪牙的狂吠,江青嗤之以鼻;面对着御用法官的无能,江青是义正词严、慷慨陈述。十五年的非人待遇,比***监狱还黑暗;十五年的蹂躏折磨,比法西斯还残酷。江青,伟大的江青,铮铮铁骨,坚强的挺过来,向世人证明,她不愧为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战友和妻子。她的心中一直燃烧着无产阶级革命的烈火,她的眼前一直闪耀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光辉。她的身上蕴涵着广大劳苦人民的淳朴、革命工人阶级的坚贞、在毛主席身边成长起来的革命战士的刚毅。她以古稀之年的身躯,抗衡着集中外现代修正主义之大乘的叛徒们强压下的闸门,用智慧的生命战斗到最后的时刻。黑暗的牢门一定会被无产阶级革命的洪流冲垮,罪恶的牢底一定会在奔向共产主义的呐喊声中轰然塌陷。时间是最好的见证。江青在法庭上的呐喊:“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必将响彻太空,声震宇宙。
江青保外就医和上吊都是假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1月07日 转载)

新华社于1991年6月4日发布消息称:“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案”主犯江青,在保外就医期间于一九九一年五月十四日凌晨,在北京她的居住地自杀身亡。江青在一九八一年一月被最高人民法院特别法庭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九八三年一月改判无期徒刑,一九八四年五月四日保外就医。 秦城监狱前监管处处长何殿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江青于1984年保外就医,但没有离开秦城监狱,只是在监狱内换到了监狱二门里原来作为战犯洗衣房的囚房。江青卧室和监管人员值班室之间的隔墙一米以上全是玻璃,江青的所有活动都看得清清楚楚。何殿奎分析其中的原因是:“出去的话,谁能管得了她啊?”
何殿奎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记者,1991年5月13日晚,江青照常上床睡觉,却再也没有醒来。值班人员早晨发现她时,她的身体已经变硬。她经过精心准备,攒下安眠药自杀了。 叶永烈在2009年1月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四人帮”兴亡》这样描述江青保外就医的情况:“江青身体不好,1984年5月4日有关部门通知她可以保外就医,然后,安排她住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但没有指明在什么不显眼地方。他接着写道:“1989年3月30日,保外就医结束,江青又回到秦城监狱。”“1989年11月,中共中央批准江青再一次保外就医。在提及住处时,江青提出要么回中南海毛泽*东的故居,要么回到她在“文革”期间的“小据点”钓鱼台国宾馆的17号楼。这些要求遭到拒绝。于是,她当着中办有关人员的面,用右手的一侧在脖子上抹了一下,意思说:你们不同意,我只好再次自杀了。后来,中央办公厅有关部门又在北京酒仙桥附近替她找了一幢独门独户的二层小楼,并且安排了一位女护士照料她,她才默认了,开始接受治疗。” 外界传说,江青是上吊自杀身亡。据叶永烈在《“四人帮”兴亡》中分析,这一传说来源于美国《时代》周刊。1991年6月初《时代》周刊报道说,据6月1日没有透露姓名的“北京方面的消息”说,江青“上吊自杀”了。 美国作家特里尔在《江青全传》较详尽记叙了江青1991年5月14日自杀的情况:江青是3月15日因高烧不退而进入公安医院的。住院单上填的名字是李润青。书中还记叙了江青日趋虚弱时,更是常常想到毛泽*东。她在枕边保存着毛的手迹,衣服上别着毛泽*东像章,床头柜上放着一张江青和毛泽*东在中南海晨起散步的照片。每天清早,当新的一天开始时,她都要背诵毛的诗词或阅读《毛泽*东选集》。她是5月14日在浴盆上方用手帕打结而上吊自杀的。

从以上信息对比,新华社、何殿奎、叶永烈、《时代》周刊、特里尔对江青保外就医和自杀身亡的时间没有多大出入,但地点、自杀方式有出入。
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我们应当相信谁说的话。很明显,我们应当更相信何殿奎的陈述。在江青囚禁期间,何殿奎时任秦城监狱监管处处长,“虽然没有直接看管过江青,但是他是参加监狱办公会议的成员之一,对她的情况多有所知。”与新华社、叶永烈、《时代》周刊、特里尔相比,何殿奎直接掌握的是第一手资料。新华社发布的消息只是高层审核修饰的消息,是第二手材料。叶永烈、《时代》周刊、特里尔获得消息的渠道更为间接,消息可能失真。
何殿奎指出下列描述均为虚假:审判结束后彭真来到秦城监狱看望江青、1988年12月她提出的全家聚会纪念毛泽*东诞辰的要求遭拒后吞下50多粒安眠
药、1989年11月中办为她在酒仙桥附近找了一栋2层小楼、她最后在公安医院病房的浴室里用手帕上吊自杀。

江青保外就医有其名,而无其实。保外就医在法律上就是罪犯因患有严重疾病在监狱外面接受医疗,但,何殿奎特别指出:“江青至死没有离开过秦城监狱!”

新华社1991年6月4日发布的江青死讯,从表面上看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把“保外就医”与“在北京她的居住地”联系起来推断,必然让人认为江青在秦城监狱之外自杀。国内经过严格审查的公开出版物《江青全传》描写江青自杀于公安医院,更加深人们江青死亡在秦城监狱外的印象。 人们现在思考的问题是,《江青全传》错误记载江青自杀事实,为何在严格书籍审查制度下还能传播这么久?是过失还是故意

查阅用户资料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