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 冈 山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斥《文革博物馆》对毛主席的造谣诬蔑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斥《文革博物馆》对毛主席的造谣诬蔑 于 周五 四月 20, 2012 10:47 am

摄影家杨克林是某种有心人,二十多年来先后撰写、编辑、出版、编导、拍摄了包括《中国抗日战争图志》(港、台、日、英、中国大陆版)、《世界抗日战争图志》、《不能忘记的抗战》、20集大型记录片《中国抗日战争史实》、18集大型记录片《寻求自强之路——近代中国150年》等大量相关著作,为呈现一段中国人不该忘记的历史作出难能可贵的贡献。

《环球视野》“杨克林:要外国人记住中国抗战”一文对其怀抱有深刻描述:

“关于1937年上海的‘淞沪会战’,冯玉祥说过一段话:‘在上海战场上,一百里以外看着,半边天都是红的……我们的队伍每天一师一师地加入前线,有的师上去之后3个钟头就死了一半;有的坚持了3个钟头就死了三分之二。这个战场是个大熔炉,填进去就熔化了。’

‘淞沪会战’钳制了日军‘三个月灭亡中国’的计划。黄浦江畔,苏州河边、一寸山河一寸血,四行仓库里八百壮士以命相守,其惨烈悲壮天公垂泪。***高度赞誉‘八百壮士’为‘民族典型’。然而用无数生命奠基的四行仓库,现为一商品集散地。前些年,有消息说,外商要批租,欲炸平重建,杨克林得知后表示:‘如要炸毁,我去同归于尽’。并向有关方面紧急呼吁,终于在他和许多人的努力下,把这一抗战遗址保留了下来。他现在正在建议和寻求在此地建一个大型抗战纪念馆,让八百壮士和淞沪抗战的故事永远流传。”

同文还提及他“文化抗战:回应日本《战争论》攻势”的进取观点:

“现年60岁的杨克林还有一个心愿是用动漫的形式来反映抗日战争,以青少年容易接受的形式对其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此想法也受日本人刺激,几年前,杨克林去东京,看到几家书店都将连环漫画《战争论》、《战争论2》、《战争论3》和《台湾论》等,摆在醒目的位置上。这些书出自同一作者小林善纪之手,每部都有四五百页。

这些书中肆意丑化中国人及其他亚洲人,将侵略战争说成是‘大东亚解放战争’,称‘南京大屠杀罹难者30万,是战败后的日本政府抵不住国际舆论压力屈打成招’等等。而作者小林善纪恰是日本‘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理事。

现在这些漫画书在日本以每部仅相当于两碗面的价格,倾销上百万册。它们对国民的精神渗透和影响,远远超出新编历史教科书对学生的误导。杨克林称日本人的做法‘手段高明,目的卑劣’。”

杨克林批评日本人的八字真言让人想起他在1995年所编着十六开本共643页的煌煌巨册——《文革博物馆》中的笔法。该书第511页是整整一大张照片,文字说明为:“日本侵略军在南京大屠杀中集体屠杀中国战俘的场面。在抗日战争中,中国军民伤亡达3500万人以上。”前一页则摆了四张照片,右上一张的说明是:“被日本侵略军杀害的中国军民尸骨成山(衡阳保卫战中的第10军战士)”。右下一张的图说为:“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八路军战士。”左下一张的文字曰:“1894年,日本对中国发动了侵略战争(史称‘甲午战争’)。中国被迫赔款总数达白银三万万两,这笔赔款是当时日本政府年收入的五倍多。中国则等于将整个国家4年的财政收入赔给日本侵略者,还被迫割让台湾等岛屿。图为甲午战争期间,日寇在旅顺进行大屠杀(使旅顺全城只有36名抬尸者幸存)。”

读者会纳闷,《文革博物馆》搜罗这些鬼子屠杀我同胞的照片干啥?原来左上方摆了一张毛主席在丰泽园书房跟田中角荣握手的照片,文字说明称:“1972年9月27日***和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会面。在这次中日建交会谈中,毛个人决断,放弃了战败国日本应给予中国的政府间赔偿,违背了广大中国人民的意愿。”用中国军民遭日寇屠戮的画面来烘托毛个人决断的颟顸乎?如此手段似乎比日本漫画书高明,只是其攻讦毛主席所凭借的全属造谣,我们就来翻翻不容成灰的一页青史。2004年3月党史出版社所推出的《***国际交往录》对中日建交会谈有专章记述:“中日关系史的新篇章——***与田中角荣 ”。

时间是1972年9月25日,“田中首相抵达北京的当天下午,就和周恩来总理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厅进行第一轮首脑会谈。中方有周总理、姬鹏飞外长、廖承志(顾问)、韩念龙副外长、陆维钊亚洲司长;日方有田中首相、大平外相、二阶堂进官房长官、吉田健三亚洲局长、高岛益郎条约局长。田中首相在会谈中说:日中邦交正常化的时机已经成熟,务必要使这次访华成功,以实现邦交正常化。周总理强调,邦交正常化要一气呵成;中日两国应在邦交正常化的基础上保持世世代代友好、和平的关系;日中双方应求大同存小异。周总理还表示,中国人民深受赔偿之苦,所以也不愿日本人民尝此苦头。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我们放弃赔偿的要求。”

隔天双方再度谈到中方放弃赔偿的问题:

“26日上午姬外长与大平外相会谈时,由于日方条约局长高岛益次郎死抠条文,把‘日台条约’作为依据,使会谈陷入僵局。会谈中,高岛认为在《联合声明》中毋需写入‘结束战争状态’和‘中国放弃赔偿要求’。因为在签署‘日台条约’时,已经结束了与中国的战争状态;蒋介石已宣布放弃赔偿要求。”

“当天下午,举行了第二轮首脑会谈。周总理严正指出,高岛在外长会谈中的发言,我认为并不是田中和大平先生的本意。‘如果照此理解,我真不明白各位是吵架来了还是实现正常化来了’。周总理说,所谓蒋介石已放弃要求战争赔偿说法,‘使我们感到惊讶和愤慨’。蒋介石政权早已被中国人民推翻,他和日本人签订的所谓‘和约’时宣布不要赔偿是慷他人之慨,而我们是从两国人民的友好关系出发,为的是不增加日本人民的负担,才宣布放弃赔偿要求的。”

很清楚,中日建交会谈主要由周总理以下的外事系统出面,何来建交会谈中毛主席个人决断放弃赔偿的场景。

中国政府在同月29日《中日联合声明》中“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放弃对日本国的战争赔偿要求”,而不坚持一九五一年八月十五日《周恩来外长关于美英对日和约草案及旧金山会议的声明》之立场:

“那些曾被日本占领、遭受损害甚大而自己又很难恢复的国家应该保有要求赔偿的权利。”

自有其利弊衡量。至是否违背广大中国人民的意愿,并非没有讨论余地。如认放弃赔偿就应予谴责,则早在1952年4月28日签订的《中日和约议定书》中以白纸黑字:“为对日本人民表示宽大与友好之意起见,中华民国自动放弃根据金山和约第十四条甲项第一款日本国所应供应之服务之利益。”把“联盟国承认:日本应赔偿联盟国战争中所生的一切损害与痛苦”(见《旧金山和约》)之权益化为乌有的蒋光头政权是不是该优先被点名批判?

毛主席在丰泽园书房跟田中角荣谈什么呢?前揭书对双方会见的过程有详实的记载:

  “欢迎你,我是个大官僚主义者,见你们都见得晚了。”“怎么样,吵了架吗?总要吵一些,天下没有不吵的。”

  “吵是吵了一些,但是已经基本上解决了问题。”

  “吵出结果来就不吵了嘛。”。

这是毛主席迎接田中首相的对话,可以看出会谈已经有了结果。再看以下这段描写:

(田中)说着,从茶几上拿起一支熊猫牌香烟,问毛主席:“我是否可以抽烟?”

  毛主席拿起身边的小雪茄说:“你抽不抽我的烟?”

  “这个就行了,我本人已经戒烟了,但由于同周总理谈判的时间长了,又抽上了。”田中首相说着,划着火柴,站起来给毛主席点烟,然后自己把烟点上。

  毛主席用英语说了句“Thankyou(谢谢)。”然后,悠然地吸了口烟,柔和的青烟,冉冉地向四周飘散。毛主席转过头问周总理:“声明什么时候发表啊?”

  周总理回答说:“可能明天,今天晚上还要共同研究定槁。要搞中日两种文本,还有英文本。”

  毛主席深深地吸了口烟,对田中首相赞许地说:“你们速度很快啊。”

  “是的,只要时机一成熟,就可以得到解决。”田中首相兴奋地回答,接着坦诚地说:“只要双方不玩弄外交手腕,诚心诚意地进行谈判,一定可以取得圆满的结果。”

显见《中日联合声明》都准备要发表了,还有什么赔偿问题需要毛主席插手的?其实了解中国外事谈判和毛主席行事风格者都不会如《文革博物馆》歪笔称:“在这次中日建交会谈中,毛个人决断,放弃了战败国日本应给予中国的政府间赔偿。”首先,战争赔偿问题党政决策同志是从大局——“为了中日两国人民的友好”着眼做出决定,并非那个个人说了算;当然,人们有理由相信,以毛主席的高瞻远瞩,他必然在中日关系的正常化上发挥重大影响,正如之前他主导了举世震惊的中美关系解冻。其次,毛主席不会越位参与谈判,他接见田中首相意味谈判已有成果,且毛主席关注的是更高层次的政治哲学,就像他对田中谈到跟尼克松的会面:“彼此都有这个需要,这也是尼克松总统跟我讲的。他问,是否彼此都有需要,我说是的。我说,我这个人现在勾结右派,名誉不好啊”,“你选举的时候我投了你一票,你还不知道啊,这回我们也投了你的票。正是你讲的,你这个自民党主力不来,那怎么能解决问题呢?解决问题还是靠自民党的政府啊。”

真相会说话,史实映照诬毛之卑劣有甚于日本漫画对国人的丑化。大力宣扬抗战事迹者对毛主席“北上抗日”并写出《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论持久战》等不朽名篇的态度也是很耐人寻味的。2009年10月号的《生活》月刊有一篇“杨克林:历史的回溯”,作者张泉写道:

“几年后,杨克林去参加一位***老兵的追悼会。在老人的遗体面前,家人终于可以说出老人缄默的一生。杨克林在老人生前的多次采访与忠实记录,终于赋予老人澄清往事的权利。参加追悼会的人们直到老人死后,才真正认识这个人——原来他曾在抗战中为这个国家浴血奋战,蹈死不顾,原来从前强加于他身上的指责与传言,并不是真的。”

“杨克林迫切地希望了解更多关于抗战的往事。他之前接受的历史教育,是一部几乎没有细节的断点史。平型关,游击战,地道战,是教科书中关于八年抗战的全部描述,不仅没有凇沪会战、台儿庄战役、远征军,只以“***不抗战”一笔代过,甚至连八路军打的“百团大战”,也因为彭德怀的“问题”而完全没有提及。杨克林想要找到更多的幸存者,去复原那段已然湮没的往事。在上海曹家堰路狭窄的小屋里 ,杨克林开始了最初的寻找 。一个远远超出他想象的世界不期而至 。随着走访面的扩大 ,杨克林见到了大量幸存的***老兵。他惊讶地发现 ,***正面战场实际上承担着不容抹杀的巨大牺牲与历史功绩。”

于文中坦承“自己本是非常极端”的杨克林显然对最终被中国人民抛弃的***力求公正,但对带领中国老百姓推倒三座大山、创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毛主席却强加不实指责;***老兵的抗日事迹固不应湮灭,***老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历史功绩就容抹杀吗?

他在《文革博物馆》后记中说:

“‘饮水不忘掘井人’。首先,我由衷地感谢叶剑英、华国锋等人领导了粉碎了‘四人帮’的壮举,结束了‘十年浩劫’,阻止了中国历史的倒退,挽救了中华民族,也使我这个在‘文革’中背有黑锅的人获得了解放。”

“巴老曾对我说:‘这件事情应该做,《文革博物馆》每一个地区都应该建立。’这是一位伟大的哲人发自心底的声音,是我们民族自信的表现。”

“著名翻译家草婴先生把这件事情当作他自己的事情来关心和爱护,从文字到图片都一一过目,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有丰富编辑经验的郭皎先生和盛天民女士,为了审校这套画册耗费了大量的精力。他们严谨的治学态度使我深感佩服。”

巴金则在《“文革”博物馆:随想录之一四五》中哀叹:

“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这是应当做的事情,建立‘文革’博物馆,每个中国人都有责任。”

“二十年前的往事仍然清清楚楚地出现在我的眼前。那无数难熬难忘的日子,各种各样对同胞的伤天害理的侮辱和折磨,是非颠倒、黑白混淆、忠奸不分、真伪难辨的大混乱,还有那些搞不完的冤案,算不清的恩仇!”

“靠‘文革’获利的大有人在……”

草婴、郭皎、盛天民和杨克林之流所炫耀的,“从文字到图片都一一过目”的“严谨的治学态度”,原来竟包括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掘井人的造谣诬蔑!把五千年来难得一见的民族英雄用图文拼凑成颟顸的独裁者,这是民族自虐,是历史的倒退,何来民族自信可言!这些衣冠楚楚们用颠倒黑白、是非的手法往毛主席身上泼脏水,按巴金的逻辑是不是也属靠《文革博物馆》而大有获利者?

杨克林有一段壮语曰:“我们夫妇的夙愿,是客观地记录一切该记录的历史事实,纪念一切该纪念的将士、同胞和外国友人,给可歌可泣者还以可歌可泣,给可憎可鄙者还以可憎可鄙。”

把中国放弃对日战争赔偿说成是毛主席在中日建交会谈中的个人决断,是客观的历史事实吗?毛主席家族为民族解放、为让中国人民站起来牺牲了七条人命,可歌可泣者无过于此!

批评日本漫画将南京大屠杀开脱为“战败后的日本政府抵不住国际舆论压力屈打成招”属“手段高明,目的卑劣”的杨克林该想想,日本人的卑劣系为大和魂的利益,下作地用中国军民遭日寇屠戮的画面把民族英雄***描绘成颟顸独断的暴君,危害的是谁家利益?鬼子为维护民族颜面甘冒天下之大不讳使尽卑劣遮掩真相,相对支那读书人却思无中生有丑化共和国肇建者来表现民族自信,其心态、其变态,不正“违背了广大中国人民的意愿”?这帮以伪劣膺品行骗的《文革博物馆》徒,“可憎可鄙”还给你们!





查阅用户资料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