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 冈 山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中国的事要靠大家共同来做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中国的事要靠大家共同来做 于 周日 五月 13, 2012 8:23 am

中国的事要靠大家共同来做

2012-4-24 22:28| 发布者: 寒江钓雪| 查看: 322| 评论: 0|原作者: 寒江钓雪|来自: 原创

摘要: 改革,在今天已经远不是一项利国利民的社会举措那样简单了,它可能成为中共缴出执政权力的事变前奏,更会成为“特别是”中国处于历史选择十字路口的一个路标。极为可能的是,向左一步,开始劫后图腾;而向右跨出了,就无疑是末路穷途。中国是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做事需要大家一起来!
中国的事要靠大家共同来做

新中国站起来了!是中国人民艰苦奋斗的最终结果,是中国人民紧密团结、不屈抗争的杰作!
1949年10月1日,是饱经苦难的旧中国焕发出无比壮丽青春的日子;是神州山河改天换地的伟大日子;是无数中国人民历尽千辛万苦、付出巨大牺牲而换取中国解放的极不平凡日子;从这一天起,中国人民真正当家做主了。在开国大典的隆隆礼炮声中,毛*泽*东亲手按动电钮,升起新中国第一面五星红旗。在那举国欢腾的日子,领袖的心里更不能平静。在毛*泽*东几十年的革命生涯中,在纵横捭阖横扫天下全无敌的烽火硝烟中,他深刻认识并始终践行着一个伟大的真理:人民是真正的英雄,是时代的主人。只有人民,才是推动历史前进发展的火车头。

我们不妨这样想,也许那一天,领袖心中会思绪万千。会想起了他的不朽巨著:《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湖南农民考察报告》、《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也许领袖还会想起井冈山斗争,想起长征路上,想起湘江岸边,那一江被无数忠勇红军将士鲜血染红的波涛之水……想起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但更不能忘记的,还是绝不能当李自成的誓言。当然,更有在陕北延安的冬夜,与黄炎培先生关于“窑洞论”的著名论断……

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上世纪前半叶的国共两党之争,就是毛*泽*东与蒋介石的个人角逐博弈。许多人们总会说是毛*泽*东打败了蒋介石,而我们要说,最准确的表达是:毛*泽*东引领着中共赢得了中国人民的支持与拥护。赢得了人民也就是赢得了天下。所谓天下者,无非人民与土地也。而把土地与财富只交给极少数人,让社会更多的人民遭受土地私有者和资本拥有者的欺压与剥夺,自己再用枪杆子来维护这种极不公平的社会制度,结果自己是最大的分赃者。而蒋介石正是如此,人民起来抗争的结果就只能是颠覆这种腐朽的社会制度,推翻这个欺压、剥夺人民利益的反动政府。从这样的意义上讲,毛*泽*东与***不过是先宣传唤醒人民,再把觉悟了的、松散没有组织的人民组织起来、武装起来,为人民提供思想理论方面的正确导引,提供革命行动的科学战略决策,以自己不屈的奋斗与最广大人民站在一起,一起战斗,向先前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反动派势力夺回属于人民的财富。

所谓得人心者得天下。这里的“人心”当是指占社会成员最大多数的人心,而不是极少数权贵精蝇者的人心。我们说衡量是否反动反人民的概念应是政治上选择和怎样群体的人们站在一起。如果无论行政措施的出台还是实际所为,都是为最有利于极少数人服务,那么,任怎样的开口、闭口公平、正义,任怎样的表演伪装“亲民”,注定这样的“演戏”不会持续太久。人常说,时间长了,狐狸尾巴无形中就露出来。而这时候,也就是原形毕露了。

在今天,毛*泽*东受到人民以多种不同形式的纪念。我们说,古往今来中国历史上有那个人遭此殊荣?当然,也会听到一些不同声音的狂吠与嚣叫,但对于一个既往的领袖的评价,是应真实还原历史,以唯物主义历史观的态度揭开伟人身上被别有用心加之的误读和阴谋化成分,剥去历史诡异的一面,才能得到一个人民领袖毛*泽*东真实解读。

我们也还看到,“特别是”的“先富”者置身于豪华别墅里,享受着常人所不能及的优越,而对有“改开搞”“总设计师”之誉的邓小平大加赞誉之词。说者言之凿凿的是,没有邓小平就没有他今天的富裕生活。所以,他给“总设计师”以溢美之词。但我们应看这样的现象是个例还是普遍?一个公众人物,他得到的惠誉各异是再正常不过的,但要以社会大多数人民的态度和感情评判为依据,才会得出客观定位。

毛*泽*东对于中国的意义在于国家自强与傲然挺立;对于人民又是使得最大多数人民过上了真正属于人的日子。虽然我们不否认,由于新中国所接手的是一个饱经战乱与自然灾害长期侵袭蹂躏的贫穷不堪国度,更由于蒋介石政府逃离大陆之时,几乎席卷了所有能带走的财富,还不忘大肆破坏了战后恢复生产的机器设备与一切可能破坏的再生产基础。还有以美国为首的帝国主义国家因历史原因以及意识形态方面的强大敌意所致的经济封锁与战略敌对态势。更还有四万万人民的吃饭问题,***逃离大陆后所遗留的一百多万土匪武装破坏等等。就是面对如此的烂摊子,而要首先加强国防建设以及重工业建设,这无疑会导致人民生活短时间的困难。这是一个新生政权建设必须要度过的难关,在提高人民生活与建设强大国防以及国家重工业生产的相互关系上,这是面对了“小仁政”与“大仁政”的辩证关系。但即使如此,新中国的经济建设速度还是惊人的,国家在世界的地位是与日俱增,人民生活也不断得到改善与提高。

但“特别是”以来,社会客观产生的去毛、非毛、阴谋化反毛现象是无法否认的。我们说这是私有化“特色”之必然,更是精蝇对人民利益严重侵犯与剥夺的开端象征、以及反社、***、反公有制发展道路的图穷匕见。很显然,毛*泽*东毕生奋斗是为人民谋利益,这就决定所追求道路是共同富裕发展的社会主义。而精蝇们贪图一己享乐的卑鄙思想,决定了要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有利资源来为自己谋利益。权力、资本、社会关系、还有自己人为制造的机遇成分,这一切与毛*泽*东对***人的要求是那样的格格不入,于是,毛*泽*东成为挡在精蝇贪欲腐朽统治面前的巍峨大山。在精蝇的卑劣内心,他们以毛*泽*东为敌,以人民为敌,但没有毛*泽*东开创的新中国又哪里有他们今天居庙堂之高而尸位素餐、骄奢淫逸?我极其鄙视这些精蝇的是,要不你就公开了向毛*泽*东开创的体制开战,首先退出中共组织。如毛*泽*东当初身居***政府宣传部代部长职务,但为了心中的共产主义理想,毅然舍弃那样的高官位与相关优越条件而选择一条充满危险与坎坷的革命道路。但通过不屈奋斗他最终成功了。那么,今日的精蝇有无毛*泽*东那样弃权力高位的决然与凛然?他们只在卑劣的内心与毛*泽*东为敌,但又不敢显露出来。于是,变相怂恿、放纵、听任其便而若无闻之地妖魔化毛*泽*东以及听任非毛、反毛的丑行、恶行大暴露。我们即从对开国领袖毛*泽*东的态度就可以看出精蝇们的无耻与无能,所以,单以此点而论他们的能力,即使再怎样的宣称不遗余力、至死方休的“普世”,似乎也没有理由看好他们。


不过是一番狂吠高叫罢了,除了当狗,当洋主子的奴才,他们又能作何大用?所以,尽管反社、***、反毛、反公有制是他们不遗余力持之从事的,即使黔驴技穷到怀揣的刀子已露了出来,但我仍然不看好他们。从最坏处想,即使他们因了疯狂所为而有一时斩获,只是从另一方面更好的教育了人民而已,只是在为他们提早准备掘墓人——无产阶级而已。


至今触目惊心的社会现实表明,私有化“特色”就是蓄意欺骗、阴谋绑架人民为少数人“先富”利益而为的开历史倒车之行。而“特别是”现状已不容置疑验证了:中国绝不能走私有化回头路。


毛主席于1965年针对私有化的祸国殃民弊端曾经讲过如此一番话:“我为什么把包产到户看得那么严重,中国是个农业大国,农村所有制的基础如果一变,我国以集体经济为服务对象的工业基础就会动摇,工艺品卖给谁嘛!工业公有制有一天也会变。两极分化快得很,帝国主义从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对中国这个大市场弱肉强食,今天他们在各个领域更是有优势,内外一夹攻,到时候我们***怎么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保护工人、农民的利益?!怎么保护和发展自己民族的工商业、加强国防?!中国是个大国、穷国,帝国主义会让中国真正富强吗?那别人靠什么耀武扬威?!仰人鼻息,我们这个国家就不安稳了。”虽然时过四十余年,但对照今日“特别是”现状,我们不得不为领袖极具穿插力的睿智洞悉所折服。勉强能告慰领袖的是,他深爱着的人民对照几十年的私有化“特色”之路,已然开始警醒。领袖的未竟事业后继有人。


“特别是”至今,随着私有化过程发展,随着社会更加尖锐之矛盾凸显,更随着那些权贵“资改”精蝇在有限权力期限内加紧了“普世”接鬼的阴谋化步伐,我们说充满了“特色”社会的矛盾将会更加显现。但“普世”派精蝇利令智昏,将自己凌驾于党中央之上,与国外阴谋化势力坑瀣一气设计中国进一步私有化改革进程的事实证明,有那么一部分精蝇,分明是深感社会已具备对其力主私有化改革的质疑与反对,在面临了“18大”这一特殊的权力交替期即将到来的事实,深怕交出权力之时尚未完成所谓的“普世”接鬼,对上有负洋主子所托,对内又无法切实保全多年打拼的一己所得利益。所以以一种时不我与的紧迫感来疯狂化开始最后的私有化改革。我们称之为最后的抢夺与瓜分。精蝇假以《人民日报》名义发出“宁要微词,不要危机;宁要‘不完美’的改革,不要不改革的危机。”的歇斯底里嚎叫,这是在表白一种“至死方休”的勇气,也是在作困兽犹斗的末日宣誓。


改革,在“资改”“普世”精蝇心里已变为经济的私有化改革和政治上逐渐去除***领导的“普世”政治改革。有人曾以“不遗余力、至死方休”表明对“政治改革”的决绝性,说什么如果不进行政治改革,经济改革的果实就不能保全。这一点对于那些利用改革大肆暴掠国民财富的精蝇来说再恰当不过。更还有以只要还有一口气就要为改革奋斗一天的决绝态度表明,改革是必须的,是非要进行不可。为什么又用了与“至死方休”相同语气来表明态度?因为感觉时限与社会阻力了?但为什么会有改革阻力产生?有人用所谓“文革”思维来作答。在此提醒人们注意,因为“文革”是被毛、周等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继任者彻底否定的运动。因为对此持全盘否定态度决定了,所以才有了后来对左派力量的政治大清洗。虽然时过多年,但在限定时限如此紧迫从事私有化改革的这个敏感时期,重提“文革”思维是改革的阻力就不能不引人深思。假定精蝇为“普世”改革之需所迫,为时限所迫,为阻力所迫,是否又会重演几十年前对左派力量进行政治清洗的一幕?


在此想提醒的是,虽则是有当初的血腥一幕清洗,但并没有阻止今日社会重新开始对“文革”展开的理性反思。真理与谬误在某些特定历史时期是以强势权力为定论,但却绝非永远如此。“只要还有一口气我就奋斗一天”,这句话还要看用在什么地方以及什么场合,如果是为捍卫公有制制度,为捍卫***领导,为捍卫社会主义制度,为捍卫真理故,那么作为***人,我们认为这非常值得肯定。但如果又是为了“普世”接鬼之类的劳什子,或还为了小圈子的利益,亦不能排除为一己的私利之故,那么,是否就需要另作别论了?


改革,在今天,在这样一个特定的时期,它已经远不是一项利国利民的社会举措那样简单了。它也可能成为一个装满火药的引爆器,而引信就在精蝇手里把控。它还可能成为中共缴出执政权力的事变前奏,随着精蝇“普世”私有化改革的进一步逼宫,导致政权移交也并非不可能。它更会成为“特别是”中国处于历史选择十字路口的一个路标,极为可能的是,向左一步,开始劫后图腾;而向右跨出了,就无疑是末路穷途……


只要随之再进行的改革开放是建立在社会主义基础上,只要是为了社会绝大多数人民利益而非为境外资本势力以及国内极少数利益集团的利益服务,就一定能得到觉醒了的人民支持拥护。至于“一口气”那样的决绝表白,那不过是表明一种坚定态度的宣示。无论是从国情出发,还是人民觉醒、循序渐进等等的角度,只要是于社会主义回归有利,于全民共享改革成果有利,于共同富裕发展道路宗旨相符,我们说,思想、文化的觉醒与反思只是回归社会主义的先决条件;接下来的路将更加艰辛与充满挑战。


在震天价响彻的改革声中,在有人如此决绝表白而有人默默无声的静默中,恰似一部大戏刚拉开序幕。有人已出场,台词演唱、内心独白好似已然入戏,而幕后之人还有待继续亮相。只是许多人不明白的是,自己究竟是局外人还是戏中人?其实,十三亿人民早在戏中,不过不自觉不自知罢了。这场大戏理应人人有戏,因为关乎每个人的利益。所以我们还要再强调的:中国是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做事需要大家一起来!
关键字:社会 毛*泽*东“特色” 觉醒 挑战 做事

查阅用户资料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