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 冈 山

您没有登录。 请登录注册

一个曾经民运精英的心路历程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向下  留言 [第1页/共1页]

1 一个曾经民运精英的心路历程 于 周一 六月 04, 2012 7:31 am

一个曾经民运精英的心路历程

2012-6-4 05:11| 发布者: 远航一号| 查看: 15| 评论: 0|原作者: 金建华|来自: 华岳论坛
摘要: 我开始冥想,当年毛*泽*东为什么要力主公有制和集体化?难道真的是他权力欲膨胀,非要把一切都抓在手里吗?依稀记得少年时代学毛著,他似乎都在以革命的名义提倡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啊!而我们的邓大人,难道真的就比毛主席高明?

首先,我是一个共产主义信仰者,是一个毛*泽*东思想的追随者,是一个年近花甲的健全之人。
但是,这一切并非天然形成的。我56年的人生,走到今天,曾经大大地划过几道S⋯⋯
孩提时代,我好动好学,体育文娱在同学中都属佼佼者,不同的是在好动的同学里我还特爱读书。小学3年级从四野军人的伯父那里拿到比砖头厚的《红旗谱》开始,像高尔基那样如饥似渴的成为书蛀虫,陆续读完《星火燎原》《红岩》《青春之歌》《欧阳海之歌》《高尔基三部曲》《太阳照在桑干河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士敏土》《把一切献给党》《敌后武工队》⋯⋯⋯⋯等等等等上百部红色书籍,以及《约翰•克里斯多夫》《欧根•奥涅金》《悲惨世界》《静静的顿河》《堂吉诃德》《基督山伯爵》《红与黑》《神秘岛》⋯⋯⋯⋯等几十本外国名著,奠定了我良好的文字基础和语言能力,同时也汲取了一定的革命营养。 ...华岳论坛 - "http://washeng.net"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学校加强了毛*泽*东著作的学习,作为班干部的我,也同时成为学毛著积极分子,那时叫“活学活用”,我是经常给同学们讲用的先进分子之一。

这个时期的我,是朴素的红色少年,是毛主席的崇拜者和自以为的红色接班人。

然而在高中时代,我以各门功课包括体育、外语全优异的成绩(毕业考试9科平均分数94.7)傲视全市,也没能直接跨入梦寐以求的大学,而是随锣鼓喧天红旗飘飘的知识青年大军,光荣的来到广阔天地插队落户。

这时的我,小资产阶级的本性开始露头,怨恨一刀切的上山下乡运动,与不讲卫生没有情调的农民产生天然的隔阂,下乡第二周就拒绝和当地农民一起在一口堰塘里解决生活用水,不顾一切要专门为饮用水打一口井,而且私自组织知青为打井而不上工,遭到阻止后还动用扁担锄头对大队干部进行武力驱逐,当基干民兵扛着38步枪来抓人时,红色书籍里的革命元素又激励我成为抗暴英雄,我不无英勇又不无赖皮的警告那些拿枪的民兵:好吧,你们可以抓,也可以捆,甚至可以打,但是别留我一条活命。否则一旦放我回来,你们家的瓦,还有你们家的娃,你们的自留地,你们的猪圈,就等着被扒掉淹死刨根吧。毫不隐晦地说,我这一套就是从毛主席著作里学来的,因为我知道农民的弱点,知道他们革命不会彻底的根源,因为他们毕竟受小农经济的局限,比不得我们知青是纯粹的无产者,再加流氓做派,农民肯定是无计可施的。果然,对方被迫妥协,我声名大振,以至于我周边几个公社的农民,对城里来的知青有了一个新称呼:小金们。


但毛主席说过,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自以为比农民高贵的我,根本想不到我们公社的书记,那个确实长像英俊,和我想象中的萧长春(浩然名著《艳阳天》主角)几乎完全一致,而且也是专业军人的叶力旭大哥,非但没有因此严管我迫害我,反而和我交朋友,知道我也是革命军人后代后,还特意把他自己舍不得穿的一套军装赠给了我。那个年代的绿军装啊,那是我们年轻人最珍视的派头。我很快成为他的铁哥们,出于义气,我也不能再给他添麻烦了。2个月后,春耕生产大忙,我是知青中第一个挽起裤腿踏入还结有一层玻璃一样薄冰的水田翻地的带头人(此前这种活都是老农民干的,知青受照顾),很快在其他农活里我也和农民膘着干,年轻、身体素质好、有文化、脑子灵活的优势,使我很快成为各项生产技能的好手,栽秧第一天被农民关笼子,不到10天成为全大队第一;挑草粪前几天一担最多120,2个月后绑两根扁担挑200;耕田头几天3、5斗(指稻谷成熟后可以收割的数量所对应的稻田面积),一个月后一天翻地40斗。就这样,叶书记亲自把活学活用毛主席著作的大红花挂在了我胸前。不久后,我被推举为全县唯一的知青身份的生产队长,大队民兵连长,公社基干民兵排长(配枪的)。

这时的我,依然是朴素的无产阶级青年,具有革命性,也存在破坏性。
此后,我当兵、转刑侦、谈恋爱,一切正常。
1977年,由于一个位居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的人果断出手,全国高校开始面向全社会招生,高考恢复了。此刻我身在刑侦第一线,没呼机没手机没对讲没探头的我们必须集中120倍的精神和注意力还有体力,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的一心扑在案子上,根本无暇顾及曾经的大学梦。但是,昔日一些学习成绩远远落后于我的同学,喜滋滋的迎来了他们的录取通知书时,还是深深刺激了我。1978年,我向组织申请要求参加高考,被无情驳回。1979年,我不顾局政治部主任老大姐的忠告,带枪闯局长办公室,要求停止工作交枪复习参加高考。局长在严厉批评我无组织无纪律威胁要关我禁闭甚至开除的情况下,见我一意孤行,出于爱才心切,特批3个月让我复习备考,前提是如果没考中,第一时间回队加倍努力工作。这天,我第一次对局长无比正式的行了一个军礼。

这回,局长的“阴谋”没有像此前公社叶书记一样得逞,我考上了湖北广播电视大学电子专业全科,大专班,开始了全新的人生。

此后的经历因与恋爱结婚情感纠葛交缠不清,涉及他人隐私,略去不讲。
1983年,我在一家国营药材公司销售经理岗位上,掘到人生第一桶现金,我开始尝到市场经济带来的甜头,对总设计师的复出感到由衷的高兴和支持。借职务之便,也因为腰包里有厚厚的钞票支撑,我开始周游全国,一个在西单民主墙小有名气的学生运动召集人与我不期而遇,从此让我走向狂热的民运歧途⋯⋯

1984年我报考鲁迅文学院作家班,被函授学院录取,从此与京城某些民主精英接触更加密切,有机会接触到一些高级机密、揭秘、解密的文件和真相,第一次对我曾经的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理想产生巨大的动摇;与此同时也有机会被扶持参与一些电影的主创,在影视圈开始了我一帆风顺的从艺生涯。由于我依然关心时事,拍片之余也不甘寂寞,我辛辣的文字开始在内部印刷物上被传阅,不断的有高人开始出现在我眼前,而我也开始故作深沉地思考中国之未来和人类之命运,故作高深的把黄河文化与世界潮流进行了自以为富含哲理的剖析,得到当时中共党内某高层人士的肯定,借此进入传媒界,真正成为精英团队的一员。



那时的我们,居高临下悲天悯人地扫视着茫茫大地上曾经被毛*泽*东洗脑的芸芸众生,救世主的情怀让我们踌躇满志地联合起来,通过境外渠道的支持,开始对贪腐横行的执政党进行分化瓦解改造,以启蒙者的心态著书立作、发表演说,真是纵横捭阖,还意气风发极了。

很快,事情在1989年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自然也被重点照顾,顷刻间失去了一切。
强制性学习了几个月以后,逐步恢复了工作。这个时候的我,对党、对社会主义制度,虽谈不上仇恨(如果仇恨,当时有很多机会移民美国或台湾还有法国,我掂量过,还是谢绝了),但绝对是没有丝毫信任的,而且我把这一切“恶果”,都归结于毛*泽*东的独裁和文革的罪恶。


转变发端于1999年。这年,我接到上司指派,完成一条反映下岗再就业并成才致富的专题片任务,按照常规,我带领摄制组开始深入工厂企业进行素材采集。很快,我这个善于独立思考的民运人士,发现凡是按程序接受地方宣传部安排的采访,就全是为下岗再就业歌功颂德的光辉事迹;而凡是我真正独立选题深入车间小店地摊集体宿舍进行的暗访,却几乎都是苦苦挣扎无可奈何的哀鸣。我开始对上一年度在荆江大堤上因为怒叱防洪不作为官员让我无比钦佩的总理先生产生怀疑,决心另辟蹊径直接杀到下岗工人集中的几个老工业化城市,比如本溪鞍山原国营企业生活区、工人新村进行刑侦时经常采用的扫地式踏访,同时利用我合法的特殊身份对那些摇身一变成为企业主的原国企领导进行亲密接触,正所谓偏听则信兼听则明,两下一对照,我开始对我心目中的英雄总理产生莫大的质疑!记住,是质疑,不是简单的怀疑!


但是,我的自作主张很快被我上司察觉,几次三番后,我被从导演位子上拿下,43岁就光荣地退居二线,成为混吃等死高待遇享受特权的行尸走肉。

我不甘,但抗争无效,2000年我首度提出辞职,未获批,2001年不辞而别,南下杭州,出任本土广告公司前20强的思美传媒策略总监,开始我高级打工仔生涯,此后先后在传媒、民营医疗集团、民营医院、民营广告公司、外资广告公司、民营电子商务集团出任副总裁、总经理、院长、创意总监、总导演、首席品牌官(CBO)、首席HR(CHO)等高级职位(经常是身兼多职),最高年薪达60万加股权分红,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实为改开搞巨大受益者之一。

但是,我的钱途却始终伴随着和资本家在理念上的巨大差异,我追求的人性化管理和普世情怀,绝不是停留在口头上的品牌标识,而是要实实在在为员工提升、为客户创造价值。比如我会要求企业组建职工代表大会和工会,确保员工的切身利益,让员工对企业产生归属感和依赖。相当多的老板开始确实会对我的提议鼎力支持,对我营造企业文化的手段也会非常赞赏,这就是我为什么6年里能够不断跳槽的原因。在这些私营企业里,我组建职工球队、组建女员工关心小组、组织学习培训、组织春游远足甚至奖励境外旅游休假,都还阻力不大,得到很多开明老板的支持,给人给钱给时间,我给他的回报就是员工加倍努力,用业绩说话。但是,当我提议吸纳员工进行薪水协商、公司财务接受员工监督、严格执行国家劳保制度和法律法规、建立员工医疗保险体系和工伤意外救助体系等提议,几乎无一例外被束之高阁,以至于我不止一次遇到某个优秀员工因为各种意外而丧失工作机会,比如女员工结婚怀孕生子,必然影响她的升迁甚至岗位;一场大病,往往结束一个员工的职业生涯甚至生命;一场恋爱,也许因为房子的烦恼让一个优秀员工失魂落魄⋯⋯



在没有温某人的高压下,我早就自觉开始反思:难道改开搞的目的,就是为了建设让我们这些人上人衣食无忧甚至日渐奢侈,同时让80后90后一代、还有那些年老体衰缺乏市场价值竞争能力的老百姓沦落为苦苦打工却丝毫不能掌握自己命运永无出头之日这样阶级分化的社会吗?我开始冥想,当年毛*泽*东为什么要力主公有制和集体化?难道真的是他权力欲膨胀,非要把一切都抓在手里吗?依稀记得少年时代学毛著,他似乎都在以革命的名义提倡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啊!而我们的邓大人,难道真的就比毛主席高明?可是这30多年的实践检验,已经铁的事实证明劳动群众的生存权被无情剥夺了啊!更不可忽略的事实是,当年和我一起意气风发的某些精英人士,在移民国外后,其各种无耻行径和下三滥做派,使我庆幸我不再是它们那个团队的一员,否则我的良心和做人原则必然会让我彻底崩溃精神分裂。


我决心重新认识毛*泽*东,但这回我拒绝从任何特殊渠道去了解,不寄望于通过内部人士去搜集最新最权威之类的证据来解读,而是直接透过毛*泽*东的内心世界去辨析,这也是当年作为刑侦人员养成的识人原则:不相信一切评价和疑点,除非有事实直接或至少有明确指向的间接证明。认识毛*泽*东,要拿到直接证据显然是办不到了,那么研究得到他自己认可的、代表他的言行的毛*泽*东著作,这是指向性非常明确的间接证据,也是全世界刑警都会采用的心理轨迹探寻。这次我读毛著,不但看字面,还要揣摩他的意图,更要设法弄清他写这段文字、说这段话时的具体情况,把自己化身成为毛*泽*东本人,细细琢磨他在怎样的情形和心理动因下,才能发表如此的观点和做出如此的行动、决议。


后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敢说,只要是一个心智正常的人,不带任何前置观点,理性进入毛*泽*东留下的文字世界里,经过仔细判读,你就必须承认一个事实:这是人类一个不可超越的高度,至少现今世界没有任何理论学说可以达到的高度,因为当今世界所发生的一切,无一不在证实毛主席的英明论断!我可以以这样一句话结尾我的心路历程:我热爱毛主席,因为他不但已经被历史认可(有生之年历尽艰辛所向披靡无人匹敌),而且被现实所证实他的预言无比英明(甚至改开搞的一切失败以及苏修巨变、美帝逞凶就是对他谆谆教诲蔑视诋毁最直接的铁证),所以我立誓要继承他老人家的未竟事业,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终身!


这,就是我,一个曾经民运精英的心路历程。是为记。2012年6月4日之前。

查阅用户资料

浏览上一个主题 浏览下一个主题 返回页首  留言 [第1页/共1页]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